看到我的人请催促我去画画写文_(:з」∠)_

NinoMiao

Devil Game【半架空】

【新坑试阅,欢迎评论】


这里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房间。

年轻的教官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嘴角狼狈的带着血渍,艳红的披风被撕扯破碎,暴徒们并没有因为青年是训练场总教官的身份而就此停手,空气中弥漫着的灰尘有血的味道,厚重隔音的墙壁阻断了一切的希望。青年被人抓着角强迫着站起来有被推倒在地上,信念的崩塌比加诸在身体上的拳脚更为刺痛。他疯了一样放声大笑,嘲笑着那些愚昧的暴徒,嘲笑更为愚昧的自己。

“正义,正如这个国家象征的光芒一样,是这颗星球上固有的信念。孕育了这样的正义的光已经消失了但是!它正如往昔存在过的遥远的宇宙中的星辰那样,至今仍然对我们照射出神圣的光辉。作为正义的守护者而存...

beautiful days【架空】

死亡人口诈尸


“你过誉了。”泰罗双手抱臂倚靠在墙上。

“我还有一个地方不明白。你们废这么大心思在光之国弄出这么危险的东西,是打算做什么?”

Red微微勾起嘴角,看向窗外。泰罗随着他的眼神望过去,远处的等离子火花塔正散发着太阳的光辉。泰罗顿时就明白了Red的意思,纵使他对组织的疯狂程度在了解不过也有些惊讶。

“你们打算炸掉火花塔?”

“没错。炸掉那个之后组织的人就会趁乱侵入,一举拿下光之国。”

“你们疯了?你们最好不要小瞧光之国警备队的力量,会吃大亏的。”

“原本我们的计划只是随便炸掉些什么就回去,但是现在有你在我们这边,炸掉火花塔后撤离应该也算不上太难的事情吧。还是说你不...

大可爱的翘臀

24个小时前,我死了。【泰罗第一人称】

24个小时前,我死了。

在清晰的看到我的身体躺在被雨水冲刷的干净的地面上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很快就可以恢复。

因为在此之前,我有过很多次类似的体验——身体无法动弹,感到寒冷在一点一点的蚕食自己。可是那样的情况并不会持续太久,我总能在最后醒过来。只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一直到最后,我看到了我躺在地上,被啄食的残破不堪的身体。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泰罗,并不是这颗星球的生物。

我来自距离这颗星球非常非常遥远的星系,在这颗星球上的智慧生命们称呼我们为‘奥特曼’。

我为了守护这颗星球来到这里。

在故乡那边,我的父亲是我所在的国家的最高权力者,我也算是王子一样的存在。我的家...

名字暂定的那个【架空】

书籍上记载的封印之地并不好找,古代绘制的地图和现在的地形比起来有太多的误差。赛罗带着手电,沿着地图的指示偏离了人们为了上山方便铺的青石板路,盛夏茂盛的杂草被踩踏出莎莎的声响,灯光吸引来了聚光性的小虫子。

他一直走到天边泛起了月白的时候才找到书中标记的那个地方,破旧的祠堂被时光侵蚀,已经坍塌了。作为供桌的石板台子上被雨水冲刷出坑坑洼洼的痕迹。因为被封印着的龙神的力量影响,祠堂周围一小块区域的土地寸草不生,倒也方便赛罗辨认。

无知的少年走上前去,祠堂虽然几乎只剩残骸,但木质的门却依然坚挺的那里,门内黑洞洞的仿佛通往未知的世界,被古老发黄的符纸封住。

本来已要升起太阳的天空不知何时被黑压压的乌...

以神之名【架空】

上次的事件之后不知道是谁走漏的风声,小镇郊外那座教堂里的牧师拥有驱除邪祟的力量的传闻扩散了开来。这样造成的直接后果除了小镇里的居民们对泰罗他们更加热情了以外,镇子里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也突然呈直线上升的趋势增加。

“这里没问题的啊。”泰罗把盛满了稻草的仓库大门推开,木头吱吱呀呀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像某种生物的惨叫,幽暗的仓库里阴暗的让人背后升起一丝寒意,但却的确没有恶魔幽灵这些生物存在的迹象。

“但是……真的有幽灵啊,神父您再好好看看。”中年的妇女抓着麻布做的裙摆,畏惧的看着仓库的深处。泰罗和身边的梦比优斯对视了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样的情况最近也遇到了不少,人类总是会用脑补来恐吓自己...

海之国【架空】

在珊瑚礁的深处遇到那个少年之前,泰罗一直都以为海族的身上不会出现第三种颜色。

在他的认知里,要么是像哥哥们那样像珍珠一样靓丽的银色鳞片中绘有红色的纹路,要么就是自己和赛文尼桑那样通体犹如红珊瑚一般艳丽,银色的鳞片点缀其间。再或者就是佐菲尼桑的好友,希卡利那样像他们生活的海洋一样的蓝色。所以初次见到海族的身体上出现第三种颜色,让泰罗感到非常新奇。

他绕着那个看上去年龄不大,尾巴被卡在石头缝里的少年游了两圈,仔仔细细的观察者少年身上的花色。虽说集合了哥哥们那样的银色,自己的红色和希卡利桑一样的蓝色,但因为花纹精致的缘故也不觉得突兀。倒是少年,被泰罗绕着像是观赏灯笼鱼一样的眼神激的气红了脸。他气...

末章【架空】

赛罗和他的小伙伴们游戏玩到一半,被推出门去买果汁。夜晚的街道实在有些冷清得吓人,他自己走在空旷的街道上,便利店的灯光在黑暗中显得比平常里还要遥远,熟悉的世界因为黑夜而变得陌生。

赛罗好死不死的又想起了下午的时候和朋友们一起看的影片,其中的恐怖场景和现在几乎重合。

不不不,不可能遇到鬼怪的。赛罗在心里安慰自己,就算有,那有可能这么巧被自己碰上?

正这样想着,赛罗恍惚间似乎听到某种细微清远的声音,悠长辗转咋一听有些凄怨,在这样的夜晚更多出几分诡异出来。

赛罗被这声音惊出一身鸡皮疙瘩,他裹了裹领口,心里有些慌了神的加快脚步,可便利店的灯光看上去还是那么遥远。赛罗记得等下自己还要穿过一个面积并...

assassins{兄弟篇}架空

光之国历三十五万年七月十三日。

天空阴沉着,似乎再过不久就要降下暴雨了。夏天的天气总是这样,闷热又多变,恼人的很。但今天光之国的居民们都没有心思去关注天气如何,他们聚集在火花塔的广场前,一言不发如同此刻的天气一样沉闷。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光之国的第一领导,ken被处刑的日子。

就目前的局势而言,应该称之为前任领导者。自从贝利亚的大军攻进光之国王都之后,光之国便已名存实亡。Ken拒绝逃跑留下保护没有来得及撤离的民众被捕获,保留第一领导者的称号也不过是为了羞辱他。

王都的居民们被贝利亚强行聚集在此处,他们实在不想看到昔日的英雄如此惨淡的模样,但是迫于暴力只能服从贝利亚的指示。Ken倒...

以神之名【架空】

奈克瑟斯就这样在教堂里住了下来。

接到驱魔的委托时,泰罗还在想会不会是那些人把信寄错了地方。

“我以为我只是住在教堂混吃等死就可以了。”泰罗看着慌忙中写下的字迹,颇有些无奈的坐在梦比优斯叫来的马车上。

“泰罗尼桑,帮助困难的人是神父的义务。”

“可是……实际上我没有货真价实的帮人类祛除过俯身的魔鬼啊。”说到着,泰罗又开始泛起愁来。旁边的奈克瑟斯轻轻地拍了拍泰罗的肩膀,用眼神告诉泰罗自己会在必要的时候出手援助。

求助的信来自一位单身的母亲。

那位母亲声称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被魔鬼附身,因为泰罗曾经祛除了居住在教堂里的恶魔,所以希望他能救救自己母女。

虽说泰罗在看到信之后就立刻决定前...

© Nino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