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的人请催促我去画画写文_(:з」∠)_

Vampire-Nino

LOST MY WAY

泰罗回到故乡的时候是夜晚。因为泰罗的传闻,一向和平宁静的光之都也有些不安的骚动。他借着夜色躲过卫兵的巡查,穿过家族的结界,出现在父亲的书房。

因为爱子失踪,肯本就有些操劳过度,泰罗变成吸血鬼的传闻更是让这位已近天命之年的战士更多几分沧桑。泰罗自窗户翻进屋子里,用来抵挡阳光的黑色披风滑落到地上,泰罗和肯四目相接,两人都不禁有些动容。

“泰罗。”肯放下手里的工作走上前,拥抱住失散了三年的儿子,泰罗也回拥了自己的父亲。三年不见,泰罗的容貌依旧不变,他的时间已经在三年前停止,肯比起三年前却苍老了许多。

“父亲……”泰罗低下了头,他有些不敢去看肯的眼睛,记忆里的父亲一直都是高大威严,他从没有见到过父亲憔悴的模样。

“你变成吸血鬼的那个传闻……”久别重逢的喜悦之后,是彼此都不想提起的沉重事实。泰罗沉默的盯着自己的脚尖,肯从泰罗的态度就了然了一切。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肯叹了一口气。

“我想,请父亲把我封印起来。”泰罗抬起头,金色的眼底泛着一丝殷红。

“这样我就不能伤害别人了……”

“没有别的办法吗?”

“我尝试过自杀,但是……”泰罗摇了摇头。“就算被阳光晒到,我也……这样下去我会袭击别人的,所以只能把我封印起来。”

“好孩子。”肯把手放在泰罗的肩膀上。

“对不起,不能陪伴您和母亲了。”

“去看看你母亲吧,她这三年每天都在想念你。”肯挥了挥手。

“封印的事之后再谈,算上准备的时间……三天。”

“嗯。”泰罗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披风。

“泰罗。”肯看着泰罗走到门边,出声叫住他。

“你永远是我最骄傲的儿子。”

“嗯……父亲,抱歉。”

封印的仪式在正午举行,泰罗向泣不成声的母亲告别后,在同伴亲人的目送下躺入新制的银棺,驱魔的圣十字架刺入胸口的时候,他看到自己一向坚强的父亲也落下了眼泪。

爸爸妈妈,对不起。如果有来世的话,还想做你们的孩子……

泰罗的眼睛因为眼泪模糊起来,胸口的剧痛灼烧着内脏,封印的魔法开始发挥它的效果,泰罗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把泰罗封印起来之后,肯请来了自己的旧友——一条银色的巨龙,请求他在自己死后照看泰罗的封印。巨龙得知前因后果后欣然应允,他把这个任务交代给自己的儿子。

年轻的银龙带着自己的义弟们把封印着泰罗的银棺带去了偏远的山林中,一同随行的还有狼人和人类的孩子,泰罗的表哥赛文。

之后不久,乌鲁托拉突然失去踪迹,美丽的光之都也因为大量涌来的黑暗生物而不再美好。世界一度被黑暗生物所支配,为了生存,人类开始自己研制出科技以求自保,而其中渐渐出现一些似乎继承了乌鲁托拉一族血脉的人类出现,才使得猖獗的黑暗生物们逐渐减少,为了彼此的方便,他们和人类签订了和平协议,成立了由有能力消灭黑暗生物的人类和和平派黑暗生物所组成的公会。那之后起的和平一直持续了数百年,如今也在继续下去……


评论
热度(10)

© Vampire-Ni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