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实力泰吹,文全是ooc

Sisaki

牵绊(诺泰)【19】

害羞了?诺亚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他也贴心的没有戳穿光太郎。他装作没有察觉的轻声询问。

“你还好吧,泡的时间太长有些难受了吗?”

诺亚这句话无疑是给光太郎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借口,他唰的一下从水里站起来,因为动作太猛脚下打滑又跌回到水里。他不等诺亚上前来扶他,手忙脚乱的从水里爬起来上了岸。

“我,我先回房间啦。”泰罗现在完全不敢去看准,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刚刚竟然对着他想那些东西,一定会被讨厌的吧。地球人对于同性之间的爱慕总有许多偏见,虽然准看上去并不是会在意这些的,可他终究是寿命短暂地球人。泰罗站在更衣室里,他把脸埋进干燥的毛巾里,心情突然沉重到他抬不起头。

准会死么?等到一百年以后,人类寿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他不是第一次经历身边的生物死亡,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习惯,没有办法变得漠视。他有些害怕起来,如果准死了,他恐怕此生都不想再踏足这可美丽的星球了。因为会害怕睹物思人,可是地球人的生命转瞬即逝,即使他是深受人们称道的奥特战士,即使他是备受万物亲近光之子,却依然没有改变命运的能力。几十年足够描绘人类的一生,可于他而言甚至是睡一觉就会度过的时光。更何况虽然自己现在在以守护地球的名义赖在这里,可是又能拖多久?自己已经是总教官了,即使任性也不能失了分寸。

诺亚没有跟着光太郎出去,他直觉他可爱的小青年现在想要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儿。只是少了心里想的人,舒适的温泉也变得索然无趣起来。他闭上眼睛,打算等数够一千个数就出去,却不料刚数到十就被从远处传来的嘶吼声打断。

怪兽?!诺亚从水里站起来,信赖者和浴衣一起放在更衣室里,他不知道光太郎现在是不是已经离开了更衣室,如果自己现在出去在他面前拿了变身器再找地方变身事后必定不好解释。好在隔空取物对拥有念力的奥特曼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瞥了一眼被屏风遮挡住的更衣室,举起手中的变身器。

泰罗正把脸埋在毛巾里面心情低落,冷不丁听到了不寻常的吼叫声,他迟疑了两秒才意识到那时怪兽的声音。好在变身器就藏在浴衣里面,他扭头看了看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更衣室,通往浴池的门被屏风遮挡着,他放下心来,却也不敢喊出自己的名字,只能悄悄地变身。

诺亚原本打算直接展开领域消灭怪兽,以免引起恐慌,却不料还没来得及抬起手,一个明艳的红色身影越过自己一脚蹬在怪兽的胸口。

庞大的怪兽被这一脚踢得仰面躺倒在地上,眼见那个红色的战士无视了自己直接跨坐到怪兽身上就是一顿乱拳,他只好连着那个战士一起带进了领域。

泰罗一通乱拳直打的怪兽喷出火球才往右侧翻滚躲开,抬起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充斥着金色光芒的奇异空间,不远处那个之前见过一次的猫耳少年战士正歪着头看着自己,看样子这个奇怪的结界是他的杰作,不过眼下不是打招呼的时机,他和少年眼神相对彼此心里都明白了接下来要用的战术。

两个战士的合作很快就把怪兽消灭干净,诺亚对着泰罗轻轻点一下头,离开领域就要回去,却冷不丁听到了光太郎的声音。

不,或者说是这名叫做泰罗的战士竟然有和光太郎一模一样的声音。他疑惑的转回头,但很快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只是声音相似,光太郎现在应该已经回到温泉旅馆的房间里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不过眼看时间还多,他也并不着急,索性留下来听听他想多自己说些什么。

泰罗在战斗的时候也一直在想自己方才想到的事情,好在战斗顺利结束了,那个陌生的战士转身就要离开,泰罗鬼使神差的叫住了他。

“那个……”见对方转回身疑惑的看着自己,泰罗反倒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开场白比较好。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我叫泰罗。”

“奈克瑟斯。”对方显然是一个性格较为安静沉稳的战士,有着不错的教养,还有些稚嫩的声音让泰罗免不了又想起了梦比优斯。

“奈克瑟斯,我知道突然跟你说起这个可能会让你感到困扰,你认为……人类的生命短暂么?”实再找不到其他能说的,泰罗索性把自己的心事讲了出来。原本叫住他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自己确实有准这个非常棒的倾述对象,可自己要说的话题显然不适合跟他讲。

“人类?”诺亚上上下下打量了泰罗一遍,后者被他看的拘束起来,歪着头摸了摸角。

“我有一个人类的朋友,再过不久寿命就要到头了。”泰罗含含糊糊的说道,听他说完,奈克瑟斯露出了然的神色。

“你喜欢他吗?”

“恩……”泰罗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自己无论是把准当做‘哥哥’还是朋友都无可否认是非常喜欢的。

“那就陪伴他走完他最后的时间,这样即使他将来离开了,也会有许多美好的回忆留下,以此怀念吧。如果只是一味的担心他要离开反而错过了最后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以后想起来也只会是遗憾和后悔。这是我的见解,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

奈克瑟斯最后的话显然是多余的,还不等他讲完,泰罗的脸上就已经是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他激动的上前搂住奈克瑟斯的肩膀。

“真是太感谢你啦,我刚刚还一直在纠结呢。”泰罗松开手。

“在地球就算啦,等你什么时候去光之国我带你去玩。”

“好。”被泰罗的情绪感染,奈克瑟斯也扬起了微笑。他们心里还牵挂着温泉旅馆的旅伴,道了别后便各自飞上天空。

诺亚回到浴池里,好在他没有用太多时间,又泡了一会儿他才施施然的起身去换上衣服回去房间。光太郎看上去似乎已经等了许久,不等诺亚完全拉开门就跳过桌子冲到诺亚面前。

“我还以为你泡晕了,正打算去找你呢。”光太郎嘻嘻的笑着拉着诺亚的手走进屋里。

“怎么这么高兴?有什么好事?”准被泰罗牵着走到屋子里面,这会儿的天色已经不早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夕阳的光辉从窗户撒进房间,橙红的颜色给房间里的两人独上一层暖色,似乎连心情也都沉浸在金色的夕阳之中了。泰罗拉着准一直来到窗户旁边,准顺着泰罗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窗户外面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植被,越过低矮的山丘能看到天际的海。蓝色的海整片都被染成了红色,和天空交接融合,圆润硕大的太阳肉眼可见的沉入海中。

现在再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诺亚偏过头看着身边的光太郎,后者目不转睛的盯着缓缓西沉的太阳,脸上带着安心的笑容,白皙的皮肤在光辉下似乎自身也在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他想到先前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天使图案,复古的精美油画甚至不如面前这个青年三分的美好圣洁。


评论(14)
热度(21)

© Si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