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实力泰吹,文全是ooc

Sisaki

大逃杀【半架空】dark zeroX泰罗

天空和记忆中的故乡是不同的颜色,紫色的天空,被宇宙中的星星们包裹着,垂泄下色彩斑斓的流光。

这是一颗陌生的星球,身体下的是有裂缝的水泥地面,一些灰色像是苔藓一样的植物从裂缝中的些许泥土中探出头。他看到之前自己躺过的地方残留着不少的血迹,那些学籍看上去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被风干成灰暗的颜色黏在地上。

四周显然进行过一场战斗。子弹贯穿了混凝土的墙壁,支撑墙体的钢筋断裂,使大面积的墙壁倒塌成为废墟。他受了伤,现在飞行跨越宇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于是他尝试同自己故乡联系,但发出去的签名石沉大海,通讯器里也是只有杂音。

他看着天边那轮紫色的太阳缓缓沉入视线看不到的天边,随着太阳的消失,星辰的光芒也越发闪耀起来。以他的视力而言这点微弱的星光也已经足够他在黑暗中看清身边的东西。

他在一块倒塌的混凝土下面找到了一张折叠成方块的纸条,小心地铺平纸条,浅蓝色的纸上用黑色的字潦草的写了当前的情况。所幸的是那些字迹是他所熟知的属于自己故乡的文字。

纸条的第一句就道出了他的名字。

泰罗,遗憾同时并恭喜您成为第06号游戏玩家。

在这里你可以抛开从小到大被灌输的所谓‘正义’,丢弃与生俱来作为‘光’的信念。舍弃同伴亲情,唯有杀死所有的对手才可以获得胜利,若不能,便只有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绝对不要妄图逃离这里,埋藏在你们身体内的炸弹将会在你们离开感应区域,即这颗星球的瞬间把你们的身体炸成碎片。想要离开这里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游戏的胜利者,成为最后剩下的那个人。

切记,这里你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被斥责,你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活下去,切忌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是对你最后的忠告。

看着手里的纸条,泰罗只觉得莫名其妙。他依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记忆断开之前,他正和梦比优斯一起在训练场巡视。但身上的伤痕和四周的痕迹又不像是什么恶劣的玩笑,他低下头看向已经止住流血的胸口,那里的伤口正以可以察觉的速度快速愈合,他只能从伤口的形状断定那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破刺穿的伤口,再差一点可能就会伤及心脏,那样的话就算是自己也必死无疑。

疼痛的感觉让泰罗完全确定下来,这绝不可能是恶劣的玩笑。他不确定袭击自己的人是否还在附近,更不知道和自己一同巡逻的梦比优斯现在如何。可依照自己目前的情况,隐藏好气息躲起来等伤势完全恢复才是最好的选择。好在这附近看上去是一座城市的废墟,可以藏身的地方不少,泰罗没费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一个四面墙壁都完好的房间,他走进去后用念力搬起倒塌的大块混凝土堵在敞开的门前,封闭的空间让他安心了不少。他微微闭上眼睛,心里思考着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是绞尽了脑汁也没有什么头绪,直到从狭隘的门口缝隙中透出些许红色的光芒,泰罗才注意到自己胸口的伤已经痊愈了。

完好如初仿佛从未受到过伤害。泰罗习以为常的摸了摸胸口,正准备起身出去找到梦比优斯想办法回去光之国,一阵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了泰罗的注意。

若不是他有着比普通的奥特曼更加灵敏的奥特天线,真的会忽略掉这微不可闻的声音。对方也不知是敌是友,泰罗不敢轻易行动,属于超级战士的第六感不停的发出警告,泰罗降低自己的心跳,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好在对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泰罗的样子,依然缓慢地朝这边移动过来。

随着对方的靠近,泰罗能闻到空气中弥漫起淡淡的血腥味,对方似乎受了什么重伤,泰罗犹豫了一下,也关不上直觉不停的警告自己呆着不动,推开堵在门口的石头走了出去。

现在似乎已经到了白天,红色的阳光让人的视觉很容易感到疲劳。映入眼前的是曾经在初代尼桑和梦比优斯带回来的资料中见到过的战士,却又和资料中红色紫色交织的光之战士略有不同。被黑色整个覆盖的迪迦吃力的扶着墙壁,他被突然出现的泰罗吓了一跳,但腹部被穿透的伤让他没有力气去想更多的事情,黑色的光弹在空气中划出一条弧度,落在泰罗身后不远处的墙柱上炸裂开来。

泰罗从迪迦的攻击出手就明白这一下打不到自己身上。他太虚弱了,连瞄准的能力都基本丧失了。迪迦见自己一击不成,扯起嘴角‘啧’了一声,他似乎是放弃了,背靠着自己扶着的墙壁坐下,看着泰罗走到自己不远处后便没了动作,有些不耐烦的开了口。

“要杀就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我记得,你的名字是叫做迪迦是吗?”泰罗没敢贸然上前,他摊开双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敌意。

“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现在的样子和我在资料里看到过的不一样?”

Dark Tiga抬起眼仔细打了着泰罗,仿佛现在才注意到面前的战士的不同之处。他有些诧异的看着被鲜艳的红色占据身体大面积色彩的战士,而后嘴角弯起充满了恶意的角度。

“误入的光之战士吗?你还真是不幸,哪里不去偏偏来到这里。”Dark Tiga咧着嘴角费力的笑着,夹杂着怜悯的嘲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建筑内。

“老子要是你的话,就现在立刻结束自己的生命,免得之后会受更多的苦……呃唔……”

“嘟嘟囔囔的吵死了,老子睡觉都没个安生。”

Dark Tiga的嘲弄被突然中止,他倚靠着的墙壁被人的拳头击碎成大块的碎石,有不少砸落在了Dark Tiga的身上,还不等后者反应过来拖着已经负了重伤的身躯躲开,一只漆黑的手抓住DarkTiga同样黑乎乎的后颈提高起来,迪迦还未来得及挣扎锋利的头镖已然从背后刺穿了他的胸口。

金色的血液穿过墙壁倒塌的灰尘飞溅到泰罗脸上。泰罗后知后觉的用手指抹掉脸上逐渐化作光斑消失的血液,伴随着尘埃落地,突然入场的第三人终于露出了自己的全貌。

和赛罗完全无异的样貌却被诡谲的黑色包裹,暗红色的身躯上遍布了暗黑色的闪电状条纹,橘红色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承载着溢出的暴虐。与其说是赛罗,给泰罗的感觉更像是……

“贝利亚……”泰罗无意中发出了声音,被叫出名字的人丢下手里已经失去生命的Dark Tiga抬起头看着满脸震惊模样的泰罗,鲜艳不沾染一丝黑暗的身姿让他露出刹那的惊讶,而后他甩了甩手上的血,把头镖放回原位。

“不是贝利亚,老子是Dark zero。”他踏着地上的碎石和正在消失的血液向泰罗的方向走过来,危机感迫使泰罗随着Dark Zero的靠近后退,而后者却一直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直把泰罗逼到了再无退路的角落。

“不战斗或者逃跑吗?”Dark zero舔着嘴角。

“还有你那个样子是怎么回事,这个游戏是只有黑暗战士能参加的不错吧。”

“你究竟是赛罗还是贝利亚?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没有后路可退的泰罗做出准备战斗的姿势,这里的阳光并不能像太阳那样带给他能量,为了今后做准备他也要节省力量,尽量避免战斗。

“我即是赛罗又不是赛罗,Dark zero。嘛,不管你是怎么混进来的,遇到我也算是你的不幸,这就送你上路好了。”Darkzero说着,向着泰罗的方向抬起了手。


评论(7)
热度(20)

© Si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