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实力泰吹,文全是ooc

Sisaki

一块砖的自述【有ooc,恶搞向,慎入】

我是宇宙警备队的学员训练场的一块普通的砖。自有意识一来就静静地躺在训练场的地上,仰面看着一代又一代的学员踩过我的身体,看着他们从稚嫩的少年蜕变成可靠的战士。

他们之中不乏杰出天才的一辈,有些在训练场毕业之后便在没有回过训练场,而有些则做了训练场的教官,继承了自己老师的事业调教下一代。

我已经记不清在这里躺了多久,记不清来来去去有多少人从我身上踩过。

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是曾经有一个头上长着一对角的银族豆丁,好像是什么贵族的孩子,他的哥哥虽然是个蓝族但也是个了不起的天才。可他却总是被一起训练的那个看上去有点凶的小鬼收拾的很惨。

我记得有一次训练场放学后,他们两个依旧留下来训练……或者说看着挺凶的小鬼单方面吊打长角的小鬼。打完之后他们两个并排成大字型躺在我的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我记得好像是凶凶的小鬼先开的口。

“喂,肯。你从训练场毕业之后打算去做什么?”

“唉?我么?”被叫做肯的小鬼傻笑着揉着自己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脸。

“我想成为像我的父亲那样伟大的战士,保护宇宙的和平。贝利亚,你呢?”

“我?我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啦……大概会加入警备队做一名警备队队员吧。”贝利亚伸手拽住肯的一边角拉扯两下。

“倒是你这个家伙,这么笨,怎么才能成为你父亲那样的战士啊。”

“哎嘿嘿。”被拽的摇头晃脑的小鬼傻笑两声。

“那贝利亚你就帮助我成为那样伟大的战士吧!”

“为什么我一定要帮助你这个笨蛋小少爷啊!!”

“因为我们是朋友呀。哎呀贝利亚别晃了我脖子要断了啊啊啊”

“笨蛋,起来继续打啦!为了成为那样伟大的战士你一刻都不能放松,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督促你的。”

“唉——不要啦,让我在休息一会儿啦!”

“不行!快起来!!”

彼时我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感情叫‘基情’,只觉得这两个小少年真好。

后来那个长角的小鬼真的成为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而另一个小鬼,却因为触犯了光之国的法律被流放到了宇宙的尽头,坠入黑暗。后被一位据说屌得不得了的战士封印在宇宙监狱。

 

那两个小鬼离开训练场大概一万多年后,我这边迎来了光之国首席熊孩子,他的名字至今都是年长的教官心中的一块阴影。那个少年就是——赛文。

红族本来就是稀有种族,他们的战斗能力比起银族和蓝族普遍偏强,赛文就是这么一个稀有的战斗种族。而他的所作所为也确实对得起他红族的身份。

我现在都依旧清晰的记得他第一次来到训练场的时候。那时他还够不上来训练场,只是跟着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二哥一起来训练场参观。活泼好动是小孩子的天性,这个天性在赛文的身上加倍的体现出来——奥特曼只是稍微地走了一下神,自己的那个便宜弟弟就跑不见了。

光之国倒是不会有什么诱拐事件发生。除非有其他星系的宇宙混进来。当时还没到奥特曼胸口高度的赛文趁奥特曼不注意就溜得没了影儿,他在训练场里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到最后把新引进的模拟战斗用的仪器设备玩的直冒火花,差点就爆炸掀翻了整个训练场。

事件的最后连那位据说屌得不得了的战士都惊动了。虽然完美收场没有造成人员损伤,除了报废了一台先进的仪器以外没有再多的损失,但当时经历了这有惊无险一幕的众人都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作为差点在退休期以前就报废的我也是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别问我为什么一块砖也会有心跳。

当时的警备队大队长本来是要处置差点酿成大祸的熊孩子的,但是他和身材矮小的小赛文对视良久后,只是长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注定会被实现的预言‘此子将来必成大器。’便把一切都一笔勾销了。我不知道他们对视的时候意念聊了些什么,但是不久之后赛文就再次出现在了训练场。不过这次不是来参观,而是作为警备队的预备成员,来训练场进行训练。从此,长达600余年的,训练场的灾难开始了。

 

光之国也存在一种名叫‘问题少年’的群体。前有叛逆成功一死一封的捷克,贝利亚,后有叛逆未果被拖去训练的塞罗。索幸赛文虽然热爱让别人苦恼确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差点炸掉训练场那次除外。

在赛文混迹训练场的那段时间,作为姨父的肯没少为了他操心。那时距离捷克的叛变才过去不久,光之国还未抚平战争带来的伤痛,又有贝利亚叛变的事情发生,肯也为了自己的至亲的朋友的背叛搞得身心俱疲。好在已经有了年少老成的养子佐菲可以为他分担一部分工作,另一个养子初代虽然也是在警备队训练场学习的孩子,却也十足的懂事听话。唯一的刺头就是有着那么一丝亲缘关系的赛文。肯那时还没坐上警备队大队长的位置,整天的巡逻任务把时间排得满满的,还要应付训练场来诉苦的加拉雷斯。听着赛文不是砍坏了用来训练的战斗机器人就是恶作剧了教官学长。如果不是有温柔治愈的玛丽,肯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才能撑过那段时日。

三百年后,带给训练场一众教官心理阴影的赛文终于毕业了。众教官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终于脱离苦海来办个庆祝会,就传来了消息。赛文死活要回到训练场当一名教官。连教师执照都连夜准备好了。并且声称如果不让他做教官他就去踢翻等离子火花,还一副真的打算去做的样子。无奈的警备队大队长只好准许了赛文的任性。那段时间,不少优秀的教官纷纷递上辞呈要求做一名战斗人员以逃避赛文的魔爪。

 

又过了三百余年,原警备队大队长也在安倍拉星人的侵略战争中牺牲,肯接替了大队长的位置,率领战士们打了胜仗。赛文仍然作为一名教官在训练场残害着自己的同僚和光之国的花骨朵们。直到一条丧讯打破了这生活的平静。

在银河太阳系第三行星做观察的某位女性行星观察员,在保护那颗行星上面的生命体时不幸牺牲了自己的生命。那位了不起的女性有一个显著的身份——银十字医疗队现任队长,玛丽的亲妹妹,赛文的母亲。

得知这个消息的赛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个星期。伤痛是让人成长最大的动力,从房间里重新走出来的赛文一改以往调皮捣蛋的形象,变得严肃认真。他从训练场辞职,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行星观测局,申请成为和自己的母亲一样的行星观测员。

就在赛文从男孩转变成男人之后,我再次迎来了肯家的孩子。杰克和艾斯虽然差了两千岁,却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同时进入了训练场。较比起赛文,他们两个是相当听话乖巧的好孩子。可也只是和赛文比较下。

杰克和艾斯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几乎是一起被肯收养的孩子,从小就形影不离,像一对连体儿。他们会一起做一些小孩子的恶作剧,比别的孩子活泼些,但也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直到真正继承了赛文衣钵的那个小鬼出现。

初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豆丁小鬼,飞都飞不稳,被佐菲抱着来训练场送杰克和艾斯来训练场。头上那对熟悉的小角让我又想起了数万年前总是在我身上摔跤的肯。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肯亲生的儿子,名为泰罗。他和自己的父母不同,是个和自己表哥一样的红族。那次是他第一次来训练场,一直赖在佐菲的怀里不肯下地,我本以为他和他的表哥不同,是一个内向的孩子。但是之后的种种证明我想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在一次见到他是时隔不久,他还是没有学会飞行。因为学校放假家里却没有人陪伴就被杰克和艾斯带来了训练场照看。小孩子的好奇心总是旺盛的,泰罗也不例外。他在杰克和艾斯忙于训练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展开了冒险。几乎和曾经的塞文一样的套路,他摸索来到了经几代革新已经不怕熊孩子乱动的模拟战斗仪器前。虽然明知这台机器自从赛文的事件之后特别加强了防护系统,但仍忍不住捏了一把汗。不过泰罗似乎对这台比他还要高的机械不感兴趣的样子,绕了一个弯拐进了存放战斗机器人的仓库。

小孩子都喜欢玩具,泰罗也不例外。看到这么多巨大的‘玩具’整齐的排列在自己的面前,泰罗表现出了惊叹,然后就迅速的进入状态玩了起来。当时战斗机器人的启动按钮还不需要登录学员证来启动,泰罗很快便找到了启动按钮按了下去。

当时加拉雷斯已经是训练场的总教官了。作为总教官当然有各种各样便利的条件,其中就包括拥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放松喝一杯茶。今天加拉雷斯也和往常一样巡视一圈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给口干舌燥的自己倒一杯茶,温热清淡的茶水刚进入口腔,加拉雷斯只见眼前光芒闪耀,然后办公室的小半面墙壁就朝自己的脸扑了过来。

从大块大块墙壁废渣里爬出来的加拉雷斯入眼的就是一大群暴走的战斗机器人。他似乎又看到了昔日赛文在训练场称王称霸的景象,然后他迅速在机器人和慌乱的教官学员中找出了罪魁祸首。泰罗鲜艳的身影在银色的机器人之间非常显眼,更何况他此刻正骑在一个光线练习型号的机器人头上欢乐的挥舞着一双小短手。

至我多年的好友,现任警备队大队长肯。我可以辞职回老家结婚么?

泰罗的顽皮倒是没有闹到那位传说中屌得不得了的战士出场,但相比较赛文他的实质破坏力就大了许多了。机器人的暴走终归是被制止了,但是训练场也被折腾得像是被怪兽席卷过一样。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没有人员伤亡。我也幸运的存活了下来。

而面对着生气的肯,泰罗果断聪明的躲在自己的一排哥哥们身后,抱着佐菲的手臂露出小狗一样可怜的表情。然后,哥哥们就自发地把泰罗护在了身后。

“佐菲,你们让开!”

“不行,父亲大人请息怒吧,泰罗还是个孩子。”佐菲罕见的没有听从肯,反而更加严实的把泰罗保护在身后。

“父亲,是我们们有看管好泰罗,你要罚就罚我们吧!”杰克也主动的扛起了黑锅。

“嗯嗯!父亲,生气的话就请惩罚我和杰克吧!”

“父亲,泰罗还小不懂事,您就原谅他吧。”一向沉默的奥特曼也开口为泰罗求情。

我躺在地上,默默地看着这几位独当一面的可靠战士一个个化身弟控,誓死守护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小捣蛋鬼。肯似乎也没有料到这样,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

打破尴尬的是加拉雷斯。他拍着肯的肩膀,提起曾经差一点就掀翻了整个训练场的赛文。

“赛文那次如果不是被及时阻止,后果比这次还要惨重,当时的大队长不是也原谅了他吗?”

“可是赛文毕竟没有酿成大祸!”

“泰罗也没有酿成大祸,你看有人员伤亡吗?”

“可是……”

“训练场也该翻新修整了,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行吗?”

最终泰罗得到的也只有口头上的批评。

 

那次事件之后,训练场顺势来了一场大修整,因为我依旧完好如初,就依然被用在铺砌训练场的地板上。休整之后的警备队对所有设备都增添了实名登记系统,非持有警备队队员或实习队员徽章的人再无法启动训练场的设备。

后来泰罗也顺利的进入了训练场做了一名学员。并由加拉雷斯亲自指导。

兴许是生在一个警备队世家的缘故,也或者是因为红族天生适合战斗,泰罗对战斗的技巧领悟得很快。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功劳归功于加拉雷斯亲自的指导示范。

就在泰罗继承了赛文的意志接手祸害训练场一众花骨朵和蜡烛的伟大事业,顺便刷刷自己的卖萌等级时,我们都不知道在遥远的太阳系第三颗行星上前任熊孩子赛文捡到了一位背景悲壮的倒霉孩子——雷欧。

顺带附赠了一只欧弟。

欧弟的真名是阿斯特拉,和他哥哥长的一点都不像。在他哥还在地球上被赛文各种糟蹋的时候,这位失去了家园的小王子率先被带到了光之国。经商定,阿斯特拉也来到了训练场。不过不是作为学员,而是作为教官。

浑身通红的巨人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光之国出产的巨人不管是银族还是蓝族红族,身上多少都会有些银色掺杂的花纹。嗯,银族多数是银色打底的红色花纹。

小王子一进入训练场一瞬间就被大群的学员围了个水泄不通,他倒是镇定,挂着温柔的笑容一一回应和他年龄相差不多的学员们。

毕竟曾经是位王子,教养学识果然不平常于一般的同龄人。我刚想这么感慨就看到小王子的脸上,露出了我熟悉的笑容。这个笑容我再熟悉不过了,每次赛文又想出什么坏点子的时候也是这个笑容,每次泰罗准备做出什么撼动整个警备队的时候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这个表情不只有我熟悉,训练场里那么一群刚摆脱泰罗阴影的学员们瞬间后退距离阿斯特拉远远的。而从赛文那个时代下来的教官更是一脸戒备的样子。这样的反应反倒把阿斯特拉弄懵了。毕竟他还不知道在他到来之前光之国早已经领教过熊孩子的可怕之处。

 

阿斯特拉对光之国的环境适应的很快,光之国的人们对这位其他星球来的小王子也没有什么排斥心理,很快他就融入了光之国。不久之后他的哥哥也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来到光之国,这对来自狮子座L77行星的王子俩正式成为了光之国的一员。

时光荏苒,又过去了两百余年。加拉雷斯在和巴巴尔战斗中不幸牺牲。这样的事情在光之国几乎每一天都有发生,那些为了守护弱小,没有自保能力的生命体,为了维护宇宙的正义而牺牲的战士们正是用他们的生命牢牢捍卫着宇宙的和平。训练场总教官的职位由因为负伤不便于行动的赛文代理,而泰罗也被肯指派去守护地球。失去恩师的伤痛让泰罗成熟了许多,但却还是把自己定位在备受兄长们宠爱的弟弟的位置。只是战斗的时候更加认真可靠。

说到梦比优斯之前,还有另一个优秀的少年值得一提。他就是有着光之国最快最强的战士美誉的麦克斯。

麦克斯的出现让我有那么一段时间怀疑红族是不是特别擅长出奇葩。他和赛文,泰罗一样也是一个红族的小少年,在进入训练场的第一天他便当着全训练场的所有师生,包括赛文的面宣布。

“赛文前辈您是我的偶像,所以我要成为超越赛文前辈的战士!”

少年说的很认真,也很具魄力。他的六棱形的眼睛中燃烧着青春年少的熊熊热火。整个训练场都为他静默了30S。赛文率先鼓起了掌。

变得老奸巨猾的首任孩子王饶有兴趣的看着扬言要超越自己的少年,鼓励道“我等着你来超越我。”

然后,经我亲眼所见,那个少年被赛文以‘既然你要超越我,不付出点努力是不行的吧。’为由,三天一场小特训五天一场大特训,不出半年就折腾得没个奥型。

偶尔来兼职教官的雷欧每每看到麦克斯被赛文的冰斧追着满训练场乱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会露出一种要似笑非哭的诡异表情。

赛文的特训也是很有成效,原本综合评价只有中等偏上的麦克斯很快便在同期的学员中脱颖而出。特别是速度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在役战士。

毕竟被赛文意念操控的冰斧速度并不会比实战中慢上多少。

后来这位扬言要超越赛文的少年早早的就从训练场毕业,虽然肯和佐菲各种挽留,他却执意去了行星观测局。至于他究竟有没有超越赛文我还不知道,只能说这位少年的前途光明无限。

后来听说他也去过赛文和奥特兄弟们守护过的那颗名为地球的行星,并在那颗行星上拼死战斗,为那颗星球带来了短暂却宝贵的和平。

肯不知道是从哪里,领来一个看上去纤细柔弱的小鬼。他把这个小鬼托付给了刚从地球回来不久的泰罗。

这个小鬼就是梦比优斯。实说话,像梦比优斯这样纤细的银族大多数都是负责光之国内部的文书之类的工作,鲜少被当作战士派上战场。也不知道肯是怎么想的,非要让他做一名战士,还命令泰罗要亲自教导梦比优斯。

于是,我就见证了曾经任性的和兄长们撒娇,骄傲自己是一个弟弟的泰罗是怎么转变成新一代的弟控/徒弟控。

训练的第一天,泰罗带梦比优斯跑步活动开身体。500米之后,泰罗停下来小心翼翼的问梦比优斯。

“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

梦比优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问题。

2000米后,泰罗停下来看着大气都没喘的梦比优斯。

“要不要去喝口水休息一下?”

梦比优斯温柔的表示自己还能继续。

5000米后,一旁的麦克斯已经绕着训练场10000米的跑道跑了三圈了。泰罗刚想停下问问梦比优斯需不需要休息,赛文的冰斧就从后面砸了过来,冰斧的钝角砸的泰罗的后脑勺生痛。

“你们这是在散步?”赛文面色不善的站在两人身后。

“散步去等离子火花塔广场,别在这里碍事。”

“我怕梦比优斯一开始接受不了太强力的训练嘛。”泰罗揉着自己的后脑勺。

那件事的后果是泰罗在作为教官训练梦比优斯之前,先被赛文调教了大半年学会如何做一名教官。

孩子挑食,软弱,不听话,战斗力弱怎么办?塞文牌速成班,品质保证值得您的信赖。只需半年——一年的时间,保证您的孩子蜕变成一名坚强可靠的战士。

梦比优斯虽然看上去柔弱,但努力却不输给任何一个同龄人。一段时间下来的训练成果也让肯大队长非常满意。而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轰动光之国的大事。

一个红族和蓝族混血的少年,试图触摸等离子火花。虽然他并没有成功但还是足够让整个光之国都虚惊一场。

毕竟当年猥亵了等离子火花的贝利亚还在据光之国不远的宇宙监狱里蹲着。

再然后,一个更加让光之国全民震惊的消息紧跟着传了出来。

那个作死未遂的熊孩子竟然是赛文的亲儿子!

不愧是赛文的儿子,很有他爹当年的风范。就是比其他老爹蠢了点。

在大家都还在讨论究竟是哪位倾国倾城的美人虏获了赛文的芳心时,那个问题少年赛罗已经被雷欧打包带去了K76行星。

我没有离开过光之国,也不知道K76行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但我想那里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后来一直到赛文回归行星观测局,泰罗接替赛文成为总教官,塞罗才因为某个事件被赦免回国。

记得那次事件是贝利亚越狱,单枪匹马干掉了整个警备队也是史上第一人。

他成功的夺取了等离子火花,并且冰封了整个光之国。然后他就被开挂少年塞罗一套QWERTY干掉了,打得只剩下渣。

事实证明,没什么想不开的就不要随意去摸等离子火花,后果很严重,各位问题少年请谨慎。

如今我依然安静的躺在训练场的地板上,仰望着一代又一代的警备队队员候选从我身上踩过,走向属于他们各自的未来。

 


评论(8)
热度(92)

© Si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