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实力泰吹,文全是ooc

Sisaki

【麦诺】

麦克斯在日常的巡逻任务中被不明宇宙人袭击,重伤昏迷不醒。

这个消息传到杰诺耳朵里的时候,杰诺的心脏都差点儿吓停了。

那个二货怎么会那么不小心! 

看着安静的躺在病房里,靠着机械才勉强维持生命的麦克斯,杰诺焦急的想挠墙。银十字的大队长玛丽说麦克斯本应该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是只知道怎的,就是一直在昏迷,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唤回麦克斯的意识。而麦克斯体内的器官也在衰竭,只能依靠机械来维持生命,不至于死亡。

躺在床上的麦克斯看上去意外的脆弱,没有了平日里傻兮兮的笑容和让人忍不住想揍他一顿的犯二行为,麦克斯也是一名美男子,宁静安详的样子让杰诺心里一阵抽痛。

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那个大大咧咧无论什么时候都傻笑着却意外地可以让人安下心来的笨蛋才是他。

杰诺恍惚间想起第一次见到麦克斯的时候,那时宇宙观测局才刚成立不久,当时还没有当上局长的赛文拎着一个不断挣扎的小鬼来到自己面前。

那时的自己还只是刚从宇宙大学毕业的愣头青,几乎什么都不会,是个整理资料的小文员。赛文把那个鼓着腮帮子努力做出凶恶表情的小鬼推到自己面前。

“在路边看到的,似乎是个孤儿。你没什么事的话就帮忙照顾他一下吧。”

“哦。”杰诺点点头,光之国的人大多是战士,而战士总是会面临着随时丢掉生命的危险。那些不幸丢掉了性命的战士被奉为英雄的同时,有时就会留下这样的孩子成为孤儿。

留下了小鬼的赛文并没有久留,很快便离开了。杰诺看着自个儿坐在地上玩手指的小鬼,有些紧张的伸出手想抹掉他脸上的脏东西,哪想手刚伸过去,那个原本低着头玩的小鬼突然抬起头,一口银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招呼上自己的手臂。

杰诺一惊,手臂上传来的痛觉让他闷哼一声。拉扯了半天才救下自己可怜的手臂,金色的血液滴在地上,在琉璃的地面上晕染成一朵奇异的花形图案。小鬼嘴角还沾着血迹,眼里是小兽一样的警惕和试探。

对外人有防备,这个小鬼以前怕是经常受到欺负吧。

杰诺皱了下眉,这次他没有再贸然就伸手,而是拿起一包纸巾放到小鬼自己能够到的地方。

“脸脏了,自己擦一下。”

小鬼低下头,借着琉璃中浅浅的影子抹了一把脸,再抬起头继续盯着杰诺,脸上的脏东西被胡乱抹开,银色的脸庞脏兮兮的一左一右两道黑灰,像极了杰诺曾在有关地球的资料中看到过的小花猫。

杰诺忍不住笑出声来。小鬼气呼呼的又鼓起腮帮,小脸皱成一个包子。

“喂!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过来,我帮你洗一下脸。”好不容易忍住笑的杰诺用纸巾沾上水凑近小鬼。

“我叫杰诺,你的名字呢?”

小鬼鼓着腮帮子不再出声,随着杰诺步伐的靠近,他小小的后退一步。杰诺见他如此警惕也不再逼迫他,后退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坐在桌子上。

“你跟赛文前辈是什么关系?我看你跟他长得有点儿像。”

小鬼哼了一声,坐到地上抱着膝盖。

“你放心吧,既然赛文前辈把你交给我,我就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好吗?”

得到的答案依然是一声轻哼,杰诺想起抽屉里放着提神用的薄荷糖,拿出来,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我这里有一些小零食,本来想给听话的孩子的……”

话音还没落,杰诺只觉得手中一轻,对面的小鬼已经不见了踪影。杰诺扭头在房间的角落看到正在拆糖果包装的小鬼,心里惊叹他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而小鬼察觉的杰诺的目光,抬起头嘴里鼓囊囊的塞着糖,迎着杰诺的目光,小鬼的脸有些泛红。

“我没有名字,没人给我取。”

“我也不认识那个抓我来的大叔,我是个孤儿。就这么多。”

被薄荷糖清凉的味道刺激的眯起眼睛,小鬼缩在角落但杰诺明显感觉他对自己的警惕减少了。

“那你以后就叫麦克斯吧。最快最强的意思。”小心翼翼地靠近,杰诺伸出手擦掉小鬼脸上的脏东西。这次没有再被用牙齿招呼,小鬼嘴里含着糖,小声的嘟囔几句,然后朝杰诺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嗯!以后我就叫麦克斯了!谢谢你啊大叔。”

刚获得制服感化小鬼的成就感的杰诺没忍住手一滑,本应飞向垃圾桶的纸巾砸到麦克斯头上,湿漉漉的像一块奶油。

“不许叫我大叔!”

从那之后过了多久呢?有些不记得了。

麦克斯从小就拥有着过人的速度,每每都是杰诺还没来得及反应,面前的蛋糕糖果就已经落到了麦克斯手里。小孩子的精力总是旺盛的。这句话在麦克斯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杰诺每天工作就已经忙得焦头烂额,还要照顾上蹿下跳的麦克斯,一天下来当真是去了半条命。而麦克斯还偏不让杰诺省心,今天在学校打架斗殴欺负学弟明天拿半根香肠勾引太子家的宠物狗,几百年下来,明明正值风华正茂年龄的杰诺心态上更像中年大叔。拜麦克斯所赐,杰诺在收拾熊孩子这方面虽然比不过佐菲这个整天守着一群熊孩子的队长有经验,但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

比如熊孩子如果抱着你的手臂不让你工作那多半是饿了,该去做饭了。如果熊孩子突然对你百般讨好,那多半是又闯祸了,需要揍一顿然后去给受害者赔不是。如果熊孩子老老实实的趴着不动,别担心,熊孩子是不会生病的他可能只是困了或者在思考接下来要怎么惹事。注:这里熊孩子特指麦克斯。以上种种,都是杰诺在麦克斯身上积累出的经验。看着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杰诺觉得以后自己结婚当个全职保父都没问题。虽然某种意义上已经是了。

在麦克斯的磨练下走过了数千年的光阴,在杰诺被授予司令的职位时,麦克斯也终于以垫底的成绩勉强从奥特学校毕业了。

杰诺还记得那一天,已经当上了部长的赛文拍着杰诺的肩膀,夸奖杰诺进步飞快是光之国不可多得的栋梁,然后话锋一转,麦克斯从门后钻出来,笑盈盈的脸总是在安抚杰诺疲惫的同时让杰诺想一拳揍上去。

“杰诺,以后麦克斯就是你的助理了。你们这么熟,就不用我再介绍了吧。”

杰诺觉得他真是日了杰顿了。让麦克斯坐在办公室里看资料的画面自动出现在脑海中,杰诺抽着嘴角,有赛文在他做不出以头抢地的动作,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唉,其实我觉得麦克斯去警备队会更好,但是他说不想跟你分开。你们感情真好。”赛文走出杰诺的办公室,语调微扬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轻笑。杰诺目送赛文远去,确定赛文走远后,杰诺快一步拉住打算开溜的麦克斯。

“为什么不去警备队!你在观测局能干什么?!”

麦克斯已经昏迷两周的时间,仍没有醒来的迹象,但身体情况已经开始好转,身上插着的用来维持生命的机械也都撤去了大半。

 

玛丽说麦克斯这样的情况很像是自己不愿意醒过来。逃避在睡梦中,最终将永远无法醒来,留下一具没有灵魂却依旧活着的躯壳。这样的情况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靠麦克斯自己。


 

不过麦克斯现在只是沉睡,跟他讲话的话,他应该还是可以听到的。只是没有办法作出反应。

 

玛丽建议杰诺多跟麦克斯讲一些他熟悉的事情,说不定就可以唤醒麦克斯。

 

杰诺点点头,没有说话。两周下来杰诺苍老了许多,年纪还不算大已经长起来胡茬,眼底有厚厚的黑圆圈,脸色苍白,像一个重症末期的病人。

 

宇宙观测局的同事们很担心麦克斯,同样也很担心杰诺。

 

在他们的印象中,麦克斯总是死死地跟在杰诺的身后,是个调皮捣蛋不可一世的熊孩子,却能像个小太阳一样让观测局里总是充满了温馨与欢乐。杰诺一直都是非常自信的样子,给人一种什么样的事情都可以交给他办的可靠感。赛文21曾经吐槽过他们两个,一个不靠谱一个非常靠谱你们两个可以去结婚了。

 

然而终究他们也没有去结婚之类荒唐的想法。对杰诺而言,麦克斯是他一手照顾大的,亲弟弟一样。替他收拾烂摊子是作为哥哥应尽的责任。到了麦克斯那里就更简单了。杰诺是他唯一的最重要的亲人。

 

两个人早已把对方是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有的人都相信他们会永远这样,麦克斯四下里捣乱,杰娜跟在后面帮忙收拾。而突然之间,这样祥和的日常被打碎,像一片美丽脆弱的琉璃镜子,支离破碎成无数尖锐的琉璃碎片,每一片都闪耀着寒芒,一碰即伤。曾经的所有快乐的片段,在幸福破碎之后都会变成锋利的荆棘,缠绕在心脏上,每每回忆起来便会带着恶意的嘲笑不断的提醒着那些幸福再也不会回来。

 

只有失去之后才会知道曾经得到的幸福和温柔是有多么的温暖又是多么的残忍。

 

麦克斯在病床上已经躺了一个月,沉睡的面容安详好似天使。杰诺每天重复着帮麦克斯擦拭身体,讲一些他们之间的往事,一个一个的像是美好的童话故事,一个一个的像匕首一样刺进杰诺的心脏里。

 

玛丽说麦克斯醒来的希望已经非常的渺茫,劝杰诺放下。杰诺面色晦暗像即将入土的死人。他点着头,似乎在认真听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杰诺依旧日复一日的照顾着麦克斯,从跟麦克斯第一次相见的时候起,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瞬间杰诺都能仔细地回忆起来。

 

不经意捡露出的寂寞的表情,被夸奖后尾巴翘上天的样子,在地球执行任务时见到自己兴奋的笑容……像是昨天发生的事一样一幕一幕出现在杰诺的眼前。原来不知不觉间,麦克斯在心里占据了这么重要的位置。

 

“还记得吗?你刚进宇宙观测局的时候。”

 

杰诺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些沧桑的味道。

 

“明明是个战士非要来做文员的工作,你真当自己是赛文前辈的私生子能跟赛文前辈一样十项全能啊。整理资料都做不好,真是个笨蛋。”

 

“佐菲队长没少过来找我谈话,想把你挖去警备队。所以我打发你去了地球。在地球上你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吧。回来的时候比之前成熟了点儿。难怪警备队大队长总会派他看好的战士去地球,的确很有效果……”

 

“麦克斯,你把我的麦克斯银河藏在哪儿了,我要用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快告诉你你藏在哪里了。”

 

“麦克斯,还记得你在地球上遭遇宇宙怪猫时的事情吗?你那些犯二的照片不知道被谁带到光之国了,都上报纸了,真是蠢得可以……你把宇宙观测局的脸都丢光了。”

 

“真是个笨蛋……麦克斯,你是我们宇宙观测局最快最强的战士,是我的骄傲,不可以就这样倒下。”

 

“站起来麦克斯!”

 

“今天泰罗来看你了,还带着拉基。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拿着香肠试图诱拐它了吗?睁开眼睛看一下啊。”

 

半年后,所有人都放弃了让麦克斯醒来的希望。在同事朋友们的劝说下,杰诺回到了自己的职位上,留下麦克斯自己在病房里,大概会永远的沉睡下去。

 

杰诺是个可靠的人,工作总是做得一丝不苟。但却经常望着办公室里特别放的一张办公桌发呆。那是麦克斯的桌子,为了方便看管麦克斯不去给别人捣乱偷懒,杰诺特别申请把麦克斯的办公桌放在他的办公室里。麦克斯出事后,有人想撤走麦克斯的桌子。但是得到的却平日里很温和的杰诺的怒火。

 

那天的杰诺几乎是失控的,死死的盯着那个试图把麦克斯的桌子搬走的人。一字一顿说。

 

“麦克斯没有死,他还会回来。”

 

眼圈红红的似乎要哭出来的样子,吓得那个小员工连连道歉。

 

然后,便在没有人敢去碰麦克斯的东西。

 

麦克斯已经睡了一年有余,杰诺每天工作之余便会去看麦克斯,跟他讲工作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告诉他宇宙观测局没有了他的卖蠢,安静了许多,真的像是一个严肃办公的地方了。

 

然而那样的地方,他一分钟都没有办发呆下去。

 

讲完了,杰诺就坐在麦克斯的身边,握着麦克斯温暖的手发呆。麦克斯的手心一直都是温暖的,像一个小火炉。杰诺记得麦克斯曾经特意把手冰凉之后半夜趴在自己的床边,把凉手带到自己被子里。但是那双冻的直哆嗦的手没一会儿就恢复了温暖。对上麦克斯失落的神色,杰诺只觉得他家的麦克斯蠢萌的可爱。

 

光之国历28W0035年,麦克斯沉睡的第一百个年头,一场空前绝后的战争爆发了。

 

战争的发起者是从其他宇宙归来的贝利亚。带着数以亿计的罗普斯军团,目标毫无疑问是光之国。

 

那是一场恶战,光之国年龄稍大一点儿的孩子都被迫披甲上了战场,宇宙中到处飘荡着罗普斯的碎片残骸,光之国的居民死亡后消散的光粒子像是一场盛大的烟花晚会,带着悲伤的美丽消失在漆黑辽阔的宇宙中。

 

杰诺自然也参与了这场惨绝人寰的战争,在战斗中他受了重伤,怕是再也无法用双脚来走路了。

 

战争的结果是光之国的胜利,但也是惨胜。作为主力的奥特兄弟们都受了难以修复的重伤,光之国更是损失了

 

大半。甚至连宇宙警备队的大队长都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了。

 

光之国的建筑被完全摧毁,只留一片白茫茫的沙尘土地。但好在他们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活着就可以从新开始。

 

看着茫茫无边的白色沙漠,杰诺的大脑一片空白。

 

战争开始的时候,麦克斯还在病床上,他还没有醒来也没有来得及转移!

 

白茫茫的沙漠哪儿还有银十字医疗队大楼的影子?杰诺的世界陷入一片灰暗,耳边有谁的声音传来,模模糊糊的像是隔着一层棉花。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心里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咔嚓出现裂痕,粉碎成一地的粉末。

 

他大声呼喊着,喊出来的声音只有三个音节。那个音节他很熟悉,似乎曾念过千遍万遍,但此时却觉得陌生。他呼喊着,一刻不停。但那声音像是一滴滴入了大海里的墨,晕染出云的形状,然后彻底消失在透彻的水里。

 

他什么都想不起,头脑里混沌的一片。眼前只有惨白荒芜的沙漠。腿不能走路就用爬的,手指臂肘在沙砾上磨的红肿出血也没有停下来。终于,他感到喉咙里有腥甜的铁锈味道,而后便再也发不出声来。

 

他陷入了绝望,坚韧的战士哭出来,和着三个模糊嘶哑的音节。

 

“麦……克斯……”

 

在战场上看到同伴的死亡虽然会伤心,但是心里不会痛。杰诺觉得这样的自己虽然冷血,却也足够的坚强。原来却只是死去的那个并不是自己重视的那一个。他无助地躺在沙漠上,仰望着被等离子火花他的光芒渲染成浅绿色的天空。他看着有人走过来扶起自己,那个人嘴里说着什么,杰诺听不到,他看着那人的嘴一张一合,像是老旧的无声电影。

 

杰诺被送到银十字临时医院。那位光之国优秀的战士像是失去了灵魂的人偶,安静的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天空。那里如同一大块透明的玻璃,病态又华丽。脑子里总是一边一边划过无数散乱的碎片。

 

比如说少年小兽一样警惕的眼神,看到糖果后喜笑颜开的样子。

 

比如说年轻的战士在别的星球与怪兽战斗陷入了困境,看到自己时兴奋的笑容。

 

再比如,青年躺在床上,眼睛紧闭着没有生息,安静的躺着在窗户洒下的光芒中像是快要消失一样。

 

杰诺的灵魂被掏空了。一场悲惨的战争之后,他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那个总是傻笑着的青年,总是让人又气又笑的青年,随着光之国一起燃烧起来,化作白色的粉末。

 

说什么“我不想与你分离”

 

说什么“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然而此时此刻,这种虚无缥缈堂而皇之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切都会消失。

 

至今为止的那些日常,会变成无法磨灭的伤。把早已千疮百孔的心脏彻底撕碎。

 

他的眼前出现了奇异的幻觉。

 

光之国浅绿色的琉璃建筑飘荡在空中,无数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身边游走飘荡。青年的身影站在杰诺面前,嘴角的微笑像是太阳的光芒一样耀眼温暖。

 

熟悉的声音,温暖的体温。他戒也戒不掉的感觉。

 

嘴角的笑,慢慢扩大……

 


评论(6)
热度(27)

© Si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