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实力泰吹,文全是ooc

Sisaki

Devil Game【有ooc,慎入】

这里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房间。

年轻的教官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嘴角狼狈的带着血渍,艳红的披风被撕扯破碎,暴徒们并没有因为青年是训练场总教官的身份而就此停手,空气中弥漫着的灰尘有血的味道,厚重隔音的墙壁阻断了一切的希望。青年被人抓着角强迫着站起来有被推倒在地上,信念的崩塌比加诸在身体上的拳脚更为刺痛。他疯了一样放声大笑,嘲笑着那些愚昧的暴徒,嘲笑更为愚昧的自己。

“正义,正如这个国家象征的光芒一样,是这颗星球上固有的信念。孕育了这样的正义的光已经消失了但是!它正如往昔存在过的遥远的宇宙中的星辰那样,至今仍然对我们照射出神圣的光辉。作为正义的守护者而存在的我们,却早已失去了这个国家本应拥有的信念!”

青年的声音湮没在接踵而来的拳脚中,唯独疯狂而绝望的笑声在这间无人知晓的密室中久久回荡。

 

泰罗死了。

他的尸体在总教官的办公室里被人发现,身上带着被残暴虐待过的痕迹,躺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失去了生命。

案发现场的训练场在第一时间被封锁,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无从得知令他们敬爱的总教官究竟死于何人之手。

泰罗的尸体被送去了银十字,经过初步调查泰罗死去的时候办公室处于密室状态,直到梦比优斯联系不上泰罗破门而入,才发现室内的状况。

很显然,泰罗是死于他杀,临死前同凶手激烈的搏斗过。桌子上的文件被扫到地上,侵透了泰罗的血,可凌乱的现场却并没有泰罗以外第二个人的信息留下。

佐菲难以置信的在银十字停放尸体的房间看着前一天还笑着对他撒娇的弟弟此刻生息全无的躺在病床上,金色的眸子再也没有往日的神采,漆黑一片中透着死亡的冰冷。他甚至怀疑这其实只是一场恶作剧,下一秒泰罗就会突然坐起来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可是他一直等到体温被停尸间的冰冷完全夺去,他心爱的弟弟也没有起来。

真正的死亡。无法挽回的。

佐菲在白布完全遮挡住泰罗死后仍然残留着伤痕的脸上后,下定决心要找出杀害泰罗的凶手,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为自己的弟弟复仇。

然而直到泰罗死去的第三天案情仍然毫无进展,反可就好像是在嘲笑佐菲的无能一般,在第三天傍晚的时候,泰罗的尸体失踪的消息传到佐菲的耳朵里。监控中没有任何人出现的身影,泰罗的尸体仿佛蒸发了一般凭空消失,留下的仅有被撕扯破碎的披风碎片,上面还沾染着些许血迹。

佐菲发了疯一样的自责咒骂,却对案情的紧张毫无帮助。而紧跟着,大队长在尚未查明真相且泰罗尸体失踪的情况下宣布停止调查,佐菲再三追问也未能得知缘由,面对佐菲的质问,大队长仿佛一夜之间年迈了十几万岁,他当着佐菲的面把三天来的调查报告销毁,告诉佐菲不要再插手泰罗的事。

不久之后大队长辞职,警备队大队长的职位由佐菲接任后,便带着自己的妻子不知所踪。

被警备队的事务压得再也分不出心来调查泰罗的事件的佐菲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幸福的家庭可以这么轻易被土崩瓦解。父母失踪后其他的兄弟们也因为各自的工作搬去了更方便的地方,偌大的家里只剩佐菲和梦比优斯,显得清冷了许多。

在过去数百年后,大家彻底忘记了曾经的奥特兄弟,一切似乎回归了日常,却再也回不到往常。

佐菲任职大队长的第一千年,他像过去的一千年一样回到家里推开门,梦比优斯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他在不久前接任了训练场总教官的工作,按常理来说应该正是忙的不可开交的阶段,今天却悠哉的坐在客厅里,等着佐菲回家。

“今天的工作做完了吗?”因为长久不与工作以外的事情接触,佐菲的口吻也变得公式化,梦比优斯一言不发的看着佐菲走到自己旁边的沙发坐下,佐菲在坐下之后发现桌子上放着两杯茶水,皆是被喝过的,温度也稍凉下来。显然在自己之前梦比优斯身边还有别人。

“朋友吗?”

“大队长桑。”梦比优斯倒了一杯新的热茶递给佐菲,莫名认真的神情让佐菲也不由自主严肃起来。

“大队长桑是否认为光之国现在所坚持的信念还是最初的那个正义?是否我们的正义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被扭曲过而不自知?”

“梦比优斯?”佐菲未能立刻明白梦比优斯话里的含义,泰罗死后梦比优斯变得沉默了不少,这样坐在一起说话的次数在这一千年间屈指可数。

 

“是不是刚接手总队长的工作有些过于劳累,撑不住的话跟其他教官调班调休几天也没关系。”佐菲让自己的语气尽量显得平和,他揉了揉太阳穴,并没有把梦比优斯的反常放在心上。实际上这么长时间未和梦比优斯这样坐着说话,他已经搞不懂这个战士究竟在想些什么。

或者说,他已经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弟弟们如今都在做着什么,过着怎样的生活。大队长的工作着实过于繁重,让他无力分心去关心自己的弟弟们,也造就了如今兄弟之间的疏离。想到这里,佐菲的心底里生出一丝愧疚,他偏过头看梦比优斯依然维持着和刚刚没有变化的姿势坐着,脸上依然保持着认真严肃的神情。他仔细回想了梦比优斯的提问。

“我们的正义是守护那些尚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抵达遥远宇宙的文明,保护那些被侵略的弱小的民族。这份正义自从我们诞生时起便从未改变过,如今也还是坚持着这份正义而战斗着。”

“真的……是这样的吗?”梦比优斯低下头,仿佛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语调也因此变得有些怪异。他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咬住嘴唇不再说话。佐菲被梦比优斯的反应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偏过头,认真的打量着这个纤瘦却努力的孩子。他已经不能再被称作是孩子了,因为长期的战斗磨练出了结实的肌肉,恰到好处又不会显得过于壮实。倒有几分像……

佐菲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可能确实有些累了,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他?仿佛是看透了佐菲的想法,梦比优斯再次开口。

“泰罗尼桑……离开了有整整一千年了。大家,好像除了我都不记得他了一样。”

“梦比优斯……”佐菲诧异的看着梦比优斯,确实如梦比优斯所说,自己最初开始的时候还绞尽脑汁想要找出泰罗的死因,可是随着当上大队长工作变得繁忙,自己竟然逐渐忘记了,忘记了那个自己最痛爱的弟弟,忘记了那个曾经可以代表整个光之国的温柔的孩子。

“佐菲尼桑又想过吗?泰罗尼桑为什么会离开我们?”梦比优斯终于稳住自己的情绪,他抬起头看向佐菲,佐菲被梦比优斯率直的眼神看的有些窘迫,却又没办法移开脸。

“我,我想过调查的,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也没办法再插出他的死因了。不过我没有忘记过他,他也是我重要的弟弟。”佐菲的后半句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他还想再说什么,从房间里面传出的声音打断了佐菲。

“确实,再怎么调查你们也不会知道原因。”声音的主人迎着佐菲惊讶的目光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

“因为我,其实根本没有死啊。”

“因为我,其实根本就没有死啊。”

泰罗从里面的房间里慢慢的走出来,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佐菲的心脏上,惊讶,激动,惊喜……复数强烈的情绪冲击下一向不会再外人面前表露自己心绪的大队长也露出小孩子一般喜出望外的神情。

“好久不见,佐菲尼桑,看起来你过得还不错。”泰罗一直走到佐菲的面前,带着笑意俯视着满脸震惊的长兄。

“真是精彩的表情,比预想中的还要精彩。”

略带有些狂气的语气让佐菲迅速回过了神,他望着泰罗的眼睛,和自己记忆中的一般无二却又截然不同。依然带着暖意的金色眸子却让人无端的背后发凉,温柔的微笑只因为倾斜了几度的嘴角便沾染上让人生畏的邪气。佐菲甚至能够感受到泰罗完全没有笑意却依然微笑着,矛盾怪异的感觉随着佐菲的脊柱向上攀沿,直至把佐菲完全包裹起来。

“泰罗?”佐菲茫然地问出声,面前的青年爽快的应了声,眯起眼睛的微笑足以隐藏起全部的恶意。

“嗯,我就在这里哦,佐菲尼桑。”

和千年前完全相同的上扬语调,仿佛佐菲刚刚看到的那些全是太过兴奋而产生的错觉。

“泰罗,你之前都在哪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佐菲有无数的问题想要询问泰罗,虽然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泰罗感觉那么怪异,可却毫无疑问是自己的弟弟泰罗。那熟悉的‘佐菲尼桑’是别的人怎么都模仿不来的。

“佐菲尼桑,你还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泰罗却答非所问,他在佐菲和梦比优斯之间坐下,用手肘撑着头微微倾斜,恰当的角度让泰罗原本就俊俏的模样中更增添了几分可爱。

“佐菲尼桑,光之国真的还坚持着我们自诞生之时起便怀抱着的正义,确实还在为了那份正义而战斗吗?呐,你的答案呢?”

“当然!这是光之国永恒不变的宗旨。”佐菲肯定到,他有些茫然的看着泰罗和梦比优斯,期待着泰罗接下来会回答自己的问题。可后者只是偏过头看着地面,从侧面看上去佐菲也无法揣测泰罗此时的想法,沉默了许久,泰罗才终于再次抬起头看着佐菲的眼睛。

“佐菲尼桑,你愿意从始至终都相信我吗?无论我做任何事,甚至会对光之国造成伤害,你也会像小时候一样原谅我并且信任我吗?”

“你不可能会伤害光之国,我相信。”泰罗的话让佐菲的胸腔仿佛被巨大的手掌攥住一样透不过气来,但他还是微笑着说出自己的答案。

“佐菲尼桑,你相信的是我,还是‘我不会伤害光之国’这件事?”泰罗弯起嘴角,勾起的却是一丝苦笑。

 

 


评论(7)
热度(18)

© Si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