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实力泰吹,文全是ooc

Sisaki

以神之名【架空】奈(诺)泰【1】

泰罗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居住的镇子不远处有那么大的一座庄园。

穿过被紫藤萝覆盖的长廊,两边的空地上种了各种各样的花,有很多就连泰罗都叫不上名字来。

他们跟着随从走进有着巨大玻璃吊灯照亮的厅内,一位看上去有些年龄的贵妇正等待在楼梯口,她穿着蓝色的礼服,上面用银质的小金属细细碎碎的装饰着,戴着戒指的手交叠放在被裙撑撑起的布料上。她看到三人在仆人的指引下走进来,微微前倾向走进屋里来的三人颔首。泰罗从未见过这样的阵仗,备受宠爱的他就算再天国举行什么重要的仪式也从不会在意那些礼数。就算父亲会因此有些不满,但三位主神喜欢看泰罗这样无拘无束活泼的样子,他便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泰罗有些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老妇人似乎已经看出泰罗窘迫,她吩咐下人准备把早已准备好的茶和点心带去会客室。

“请不用在意那些繁复的礼数,神父先生。这次劳烦你们来到这里,是听说了您们可以驱除怨灵,便想……”老妇人的话说到一半却欲言又止,她抬起头看向挂在会客室墙上油画绘出的两名相互偎依的少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除灵吗?那正是我应该做的,那个怨灵在什么地方?”几个月下来泰罗已经完全熟悉了这个套路,他也懒得再拒绝,反正自己本身就拥有净化邪祟的能力,虽然不是自己的本职,但何乐而不为呢?

“这……是的。”老妇人又叹了一口气,梦比优斯倒是看出了她的为难,他把精致的甜点塞到泰罗口中阻止没有什么情商的泰罗再乱说些什么。

“您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如果可以的话,能讲出来吗?对我们接下来的工作也会有帮助。”

“这件事,要从60年前说起了。”梦比优斯的话似乎让她坚定了决心,她又望向墙上的油画,缓缓地讲起了60年前的往事。

“60年前的时候,我就和姐姐一起住在这座祖父留下的庄园里了。

姐姐比我大了三岁,因为是早产的孩子,自小身体就非常羸弱,不能出门,父亲几次出游都没有办法带着姐姐一起出去。

但是即便那样,姐姐也从来不会抱怨什么,她非常喜欢花,父亲便找来了各种各样珍奇的花儿种在院子里。你们来的时候应该也看到了吧,真的非常美丽的花园。”

“啊,抱歉。有些扯远了。”妇人用手掩住嘴角。

“年纪大了,就总想有人一起聊天,一不小心就偏离话题了。”她抿了一口红茶,端详着被子里面自己的倒影,仿佛从影子里回到了60年前,自己还是一个年幼无知孩童的时代。

“我和姐姐非常喜欢在庄园右边的尖塔里玩做迷藏。姐姐总会让着我,让我先躲。那天也是这样,姐姐用布条遮住眼睛,我偷偷的跑到了尖塔的外面,这放在平常也是常有的事情了。可是那一次,姐姐她在塔里找我的时候碰倒了燃烧的烛台。

火烧着了铺在地上的干草,几乎是瞬间就把尖塔吞噬包围。我站在塔的外面吓呆了,姐姐在塔里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好烫啊,好痛啊的哭喊着。可是我一直在原地傻傻的站着,连喊人过来都忘记了。

最后是看到火焰和浓烟的仆人们赶来扑灭了大火,可是姐姐也……”妇人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她用手帕擦着润湿的眼角,白色的布料很快就湿了大片。她过了一会儿才让心情平复下来。

“姐姐走了之后,这个庄园里便时不时会有仆人看到姐姐的身影在走廊里徘徊,还穿着和那时一样的,她最喜欢的粉色的裙子,眼睛蒙着布条。

她在怨恨我没有立刻喊人过来,没有立刻去救她,所以不愿意去天堂,一直徘徊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床边,和那时一样说一起来捉迷藏,我害怕的躲在被子里不敢回答。

有时候她也会去找仆人,回应她的邀请便会被夺走身上的一样东西。有时候是眼睛,有时候是手臂,声音,耳朵。并不是血淋淋的那样,那些器官依然好好的长在身上,却再也看不到,动不了。后来仆人们也都明白,不要回应姐姐的话她就会自己走开。

原本我并不像找人来驱除姐姐的,毕竟是因为我的错,姐姐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那么恨我也是应该的。可是三天前,我的孙子回应了她,被夺走了眼睛。他还是个孩子,姐姐有什么怨恨的话冲着我来就可以了,不要连累到无辜的孩子。

但是那之后不管我怎么祈求,姐姐都不再出现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拜托神父先生,请让姐姐安息吧。我也很快就会去陪伴姐姐的,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可是……”泰罗等贵妇开口之后才问出声。

“您的姐姐她真的是怨灵么?我呆了这么久都没感到怨灵的气息啊。”

 

“唉?”妇人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泰罗捡起碟子里最后一块饼干放进嘴里。

“今晚方便我们住下么?我想试试看能不能见到她。”

泰罗的提议自然得到了赞同。妇人让仆人准备了干净舒适的客房,入夜前仿佛嘱咐三人要注意安全后才离开。

“泰罗尼桑,你说不是怨灵会是什么?”梦比优斯抱着柔软的被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这里确实没有一丝怨气。我觉得那个姐姐留下的是另外的原因,她一定不是什么坏孩子。”

“还是不要放下警惕。”奈克瑟斯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他晚饭久违的吃的不少,此刻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知道啦。”

泰罗有些烦躁的躺在床上,拉住都被吹熄,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星光,让房间里漆黑不见五指。柔软的床铺暖洋洋的包裹着自己,一片寂静中隐约能听到另一张床上奈克瑟斯和梦比优斯细微的呼吸声,一切本是这么催人入睡,泰罗却在在这样舒适的环境里失眠了。

他实在想不出会让自己睡不着的原因是什么,实际上平时他总是最早睡过去的那一个,自然也会是最晚醒过来的,失眠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的存在。

“金色头发的大哥哥,来玩做迷藏吗?”女孩空灵的声音徒然在房间的角落响起时,泰罗几乎是立刻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望向声音传出的方向,那里黑漆漆的,并不能看出有着什么。

“金色头发的大哥哥,来玩……”

“好啊。”泰罗一口答应下来,紧跟着房间的门像是被人拉着一样缓缓的打开,女孩若有若无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

“大哥哥快点躲起来哦,一、二……”

“小梦。”泰罗顾不上动作粗暴,踢醒了还在熟睡的梦比优斯,后者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却也听到了女孩数数的声音。

“泰罗尼桑!”

“去叫上夫人,告诉她去那个尖塔。我想我有办法了。”话音未落,泰罗已经贴着门缝钻了出去。

外面的走廊里为了方便夜起,隔一段距离就会放着照明用的烛台彻夜燃烧,泰罗借着微弱的火光轻巧的穿梭在庄园错综复杂的房间里,身后偶尔会传来女孩飒飒的脚步声,泰罗绕了一大圈,估摸着梦比优斯应该已经带着妇人到了尖塔,泰罗冲向门外,向着在月光下隐约只剩一个漆黑的影子的塔的方向飞奔而去,借着月光,他终于看清了跟在自己身后的那名少女,她依然是孩子的模样,白净的脸上蒙着布条,粉色的长裙裹着娇小的身躯在后面蹒跚着追过来。

 

离近了尖塔的黑影,果然看到了梦比优斯和奈克瑟斯正拿着烛灯等在那里,微弱的火光在漆黑的尖塔里幽幽的跳动着,老妇人自然也跟在两人中间,她看到泰罗以及跟在泰罗身后小小的身影后,眼泪立刻涌了出来。

“姐姐……”她颤颤巍巍的迎上去,泰罗跑到她的身边才停下脚步,女孩依然脚步蹒跚着,向这边摸索过来。

“不用害怕。”泰罗在妇人的身边站定。“告诉她吧,游戏已经结束了。”

说话间,女孩已经走到妇人面前,白净透明的手抓住妇人年迈布满皱纹的手腕,女孩迟疑了一下,问出声。

“妹妹?”

“姐姐,结束吧。我们一起回去吧。”

女孩眼睛上的布条随着妇人话音的落地缓缓飘落,她看着经过六十年的岁月已经年迈老去的妹妹,脸上露出微笑。时隔六十年的再见,妇人早已泣不成声,姐姐依然欣慰的微笑着,轻轻地攥着妇人的手腕。

“对不起。”妹妹哽咽着说道,姐姐轻轻地摇了摇头,松开了手,转身向着在月光下盛放的花的庭院走去,逐渐消失在花海的深处。

“泰罗尼桑。”梦比优斯走到泰罗身边。

“他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呢。”

“在游戏的时候当鬼死去的孩子,不知不觉就成了真正的鬼。不过现在都结束了,总算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里,重新做一个孩子。”奈克瑟斯也走上前来,泰罗转回身,看着身后不断抹着眼泪的妇人。

“你也可以安心的去天国了。时间已经到了不是吗。”

“唉?”梦比优斯疑惑的看向泰罗,却注意到老妇人的身影在月光下逐渐变得透明。

“看,天国的使者已经来迎接你了。”

“谢谢你啊,神父,啊,不。天使先生。”妇人郑重其事的弯下腰行礼。

“没关系,到了天国你一定会再遇到你的姐姐,到时候再一起玩捉迷藏吧。”泰罗微微前倾回礼,他们看着老妇人在光的精灵的引导下化作光斑消失在空中。

“泰罗尼桑,她……”梦比优斯困惑的问出声。

“再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没有听说过这里有这么大的庄园,就找赶车的小姑娘问了一下。”泰罗带着两人在花海里慢慢的走着。

“她说,她的爷爷曾经讲过,这里在一百多年以前曾经有一家贵族建立了庄园,可是不久之后,贵族的女儿死于火灾,另一个女儿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终生未嫁,一直住在那个据说闹鬼的庄园里。几十年后另一个女儿死后庄园就荒废了。到现在算起来也刚好六十多年,她一定是知道自己快要去往天国,所以想用最后的时间,让姐姐也不再彷徨吧。

现在两个姐妹,一定已经在天国里相遇了。”

“嗯,一定。”

评论(2)
热度(14)

© Si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