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实力泰吹,文全是ooc

Sisaki

以神之名【架空】奈(诺)泰【2】

奈克瑟斯就这样在教堂里住了下来。

接到驱魔的委托时,泰罗还在想会不会是那些人把信寄错了地方。

“我以为我只是住在教堂混吃等死就可以了。”泰罗看着慌忙中写下的字迹,颇有些无奈的坐在梦比优斯叫来的马车上。

“泰罗尼桑,帮助困难的人是神父的义务。”

“可是……实际上我没有货真价实的帮人类祛除过俯身的魔鬼啊。”说到着,泰罗又开始泛起愁来。旁边的奈克瑟斯轻轻地拍了拍泰罗的肩膀,用眼神告诉泰罗自己会在必要的时候出手援助。

求助的信来自一位单身的母亲。

那位母亲声称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被魔鬼附身,因为泰罗曾经祛除了居住在教堂里的恶魔,所以希望他能救救自己母女。

虽说泰罗在看到信之后就立刻决定前往,可到了路上才意识到自己从未解决过这样棘手的事件。

“我们去找隔壁镇子的教堂的雷欧吧,他一定可以完美解决这次的事件!”

“不要把自己的工作推给别人啦。”梦比优斯抱住泰罗的手臂,以防他跳下马车。

“小梦你会祛除附身的恶魔吗?”

“不会。”梦比优斯无奈的摇了摇头,虽说他也是恶魔但不巧并不会俯身。长久以来也没有和自己的同族有过冲突。泰罗转头看向奈克瑟斯,后者和他对视了一会儿,也摇了摇头。

“果然我们还是去把隔壁镇的雷欧也带上吧!”

推搡之间,三人已经来到了目的地——信中所说的地处偏僻的农场。

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妇人穿着麻布做的长裙等候在门前,见到了神父们,女人脸上的倦态舒缓了一些。

“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女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她带领着三人穿过满是杂草的小道走进农场。

“请问你的女儿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泰罗在下车的时候就感觉到农场里弥漫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似乎大量的血腥味和稻草燃烧得味道混合起来,令人打心底里感到不悦。

“这个……”妇人有些支支吾吾,似乎要说的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等了一会儿,她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终于开了口。

“那孩子从小就是一个好孩子,很听话。自从她父亲生病死去之后,我们母女两个就一直在这个农场里相依为命的生活。”

说话间,四人已经走到了位于农场中心的房子前。妇女带着四人来到客厅里坐下,她去了厨房里煮茶来招待客人。

“泰罗尼桑……”梦比优斯等女人从视线中消失后,凑近到泰罗身边小声说。

“我在这里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好像不久前有什么东西死在这里了一样。”

“嗯。”泰罗低着头看着地上铺着的柔软羊毛地毯,他能够感觉到,这里萦绕着的属于死者的怨念。

“小梦,小奈。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你们一定要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喝着煮的有些烫舌头的红茶,泰罗终于得知了那个被魔鬼附身的女儿的情况。

“也就是说,她自己怀了孕?”泰罗在妇女零零散散的描述中提炼出事情的核心。

“对!那一定是魔鬼,一定是魔鬼附身了才会让那孩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神父,你们一定要帮帮我,救救我的女儿啊!”

泰罗被妇女热情的抓着手,也不好甩开。好在梦比优斯及时提出想要看看那个女孩的样子,才帮泰罗解了围。

女孩被绑在仓库里,她大着肚子躺在干枯的草堆上,被粗糙的麻绳拴着手臂,绳子和绳子接触的地方甚至磨破了皮。听到仓库大门打开的声音,女孩发出了不似人类的悲鸣。

“快,神父大人,快把那可恶的魔鬼驱除掉吧!”妇女神情夸张的大声说着,泰罗微微皱起眉头,他快步走到尖叫的女孩身边,把手放在女孩隆起的肚子上,另一只手伸过去解开了麻绳。绳子刚被揭开女孩就挣扎起来。梦比优斯赶忙上前帮着泰罗按住女孩。

“请不要乱动,你的孩子马上就快要出生了。”泰罗有些为难的看向梦比优斯。

“神父,快点驱除魔鬼啊!”女人上前似乎想要推开泰罗,却被奈克瑟斯拉住手腕。

“你还要在世间徘徊多久?”奈克瑟斯银色的眼睛在仓库昏暗的环境下微微闪耀着银色的光芒。

“恶灵。”

“小梦,去准备热水和毛巾!可以的话把希卡利叫过来啊,我是跟母亲学过治疗可是我不会接生啊!”

“好!”梦比优斯绕过正在对持的奈克瑟斯和妇人跑出仓库,刚到门外,少年的身形一晃,一只有着火红皮毛的猫儿出现在少年原本站着的位置。猫咪绽开燃烧着火焰的翅膀很快消失在天空中,泰罗脱下外套披在女孩的身上,这会儿女孩已经冷静了下来,她断断续续的哭泣着,死死抓住泰罗的手腕仿佛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恶灵?”妇人重复了一句,随后她似乎在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原本普通的样貌顷刻之间变得青灰阴暗,黑色的血液从她的眼睛和嘴巴里流了出来。

“奈克瑟斯,没问题吧。”泰罗正在用力量慢慢帮因为被囚禁而虚弱不堪的女孩恢复体力,腾不出手来。他看着少年面对着已经变化的相当恐怖的妇人,下意识有些担心。

“嗯。”奈克瑟斯有些顾虑的看着恶灵身后的泰罗和女孩,如果在这里战斗的话可能会波及到那边。泰罗倒不用担心,但是女孩那个样子并不合适转移。他要把恶灵引到别的地方才能驱除。

妇人已经完全变成了恶灵的模样,她甩开奈克瑟斯转身就向泰罗和女孩扑了过来。泰罗没办法躲闪,却没有半点惊慌的样子。在恶灵的指甲几乎快要抓到泰罗脸上的时候,奈克瑟斯银色的身影出现在泰罗和恶灵之间,少年矫健的身影犹如一把银色的利刃一般逼退恶灵,他回头看了泰罗一眼,确认对方没有受伤后追着恶灵冲了出去。

希卡利被梦比优斯带过来的时候,奈克瑟斯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妇人变回原先的模样匍匐在地上呜咽,泰罗把女孩交给希卡利后跟了出去。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刚在客厅的时候。”泰罗看向农场上一处被火焰烧的焦黑的泥土。

“地面上铺的羊毛地毯有些太突兀了,我没忍住好奇心就掀开看了看……下面的血迹,是那个女孩的丈夫的吧。”

 “……那个女孩确实是我的女儿。”妇人突然长出了一口气。

“我的丈夫早早的就去世了,我辛辛苦苦的经营者丈夫的农场把她养大。她也确实是个好孩子。直到她去了远处的城里,和那个男人相遇。

那之后她就变了,本来温和的孩子变得粗暴,把家里这些年我辛辛苦苦积攒的钱都拿给那个男人,到最后甚至在那个男人的指示下在我的茶里下毒……”

泰罗和奈克瑟斯安静的听着妇人哭诉,等到她讲完后,泰罗走上前把她从地上扶起来。

“可是,你已经死去一百多年了。你的女儿他们也已经死了哦。”泰罗用温柔的声音说着。

“你伤害的只是住在这个农场里无关的人。”奈克瑟斯补充道。

妇女吃惊的看着泰罗和奈克瑟斯。

“你死后,灵魂徘徊不愿抵达天国。最终堕落成了恶灵。真是可怜。”泰罗轻轻把手放在妇人的额头上方。

“但是你还有机会获得神的原谅。你的罪孽将在下一世赎回。现在,好好的去天国好吗?”

“嗯,对不起。”妇人的身影缓缓消失。

“请众同祷。伏吁吾主仁慈,俯听吾祷。使去世之灵魂,置之永光永安之域,与诸圣为侣。为我等主、基利斯督。阿门。”念完祝祷词,泰罗回过头看着身边的奈克瑟斯。

“刚刚辛苦你了。”

“和恶灵战斗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所在。”奈克瑟斯看向仓库的方向,那里想起了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

“事件,圆满解决了。”


评论(2)
热度(14)

© Si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