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看不看滚!实力泰吹,文全是ooc

Sisaki

牵绊(诺泰)【9】

“说起来你还欠我一次温泉呢。”泰罗说这句话的时候两人正在开满了樱花的山间小道上慢慢行走,诺亚刚拍完了一组照片,冷不丁听到这一句还有些反应不能。实际上他很多时候总跟不上这个年轻人思维跳跃的速度,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稍微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

“上次的温泉啊,最后也还是没有泡成。”光太郎的预期听上去似乎十分遗憾上次的错失,可从他的脸上却没有看到太多的不满的神色。准拿着照相机偏过头看着身边人的侧脸,阳光从花瓣云海的缝隙中投射下来,金色的光芒沾染了花的气息,现在还不过是春季,阳光算不上炽热,却也足够烘烤出花的味道。诺亚看到有几片粉色的花瓣落在光太郎的头发上,在黑色的发丝间若隐若现。他伸手摘掉花瓣,青年还在自顾自的说着话,冷不丁被人摸了头才停下来。

“头发上面落了花瓣。”

“准的头上也有。”光太郎一边说着一边帮着对方也把头发上的花瓣摘掉,却余光瞥到了天空中瞬间闪过的金色文字。

算起来自己来到地球也确实有三个月了。泰罗把对方头发里最后一片花瓣也捏在手心里,脸上的微笑怎么也撑不起来了。诺亚眼见着光太郎脸上的微笑瞬间垮了下来,他疑惑地转过头,那串文字早已小时在天空中,身后只有一望无际的花的海洋。

泰罗咬着下嘴唇,虽然他知道训练场还有不容他拒绝的工作,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回去。泰罗自认为自己已经过了任性的年龄,可对于哥哥们提醒自己回去光之国的讯息产生了抗拒。还想留在地球,和准一起带得更久。

和准?

泰罗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偷偷瞄了一旁的青年一眼,对方还不知道泰罗为什么突然露出沮丧的表情,眼神里透露出深切的担忧却贴心的没有询问原因。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意这个人类的呢?泰罗在心里问自己,可是却回答不出结论。他感到自己的心跳陡然加快,脸上也发热起来。他不明白自己此时的感觉是什么,害羞?为什么要害羞?他加快步伐走到准的前面,笨拙的想要掩盖自己此时的窘迫,跟在后面的诺亚只看到光太郎隐藏在发梢里的耳朵突然变得通红,他不由得加快脚步赶到泰罗前面,对方的脸红扑扑的,仿佛是被花的颜色晕染过一般。

诺亚不等光太郎辩解,按着泰罗的肩膀倾身上前。泰罗忙闭上眼睛,可闭上之后却又疑惑自己在紧张什么。额头相抵的感觉也立刻解释了准的行为。泰罗有些心虚的睁开眼睛,准还在专心感受泰罗的温度。实际上他并不是很清楚人类正常时候的提问应该是怎么样的,可是感受到的温度确实过高了一些。他心里有了结论后才撤开。

光太郎的脸比起刚刚更红了些,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更圆了一圈。

“你发烧了。”诺亚边说着边打算把泰罗敞开着的外套扣上,这实在是两人之间再普通不过的动作,这次泰罗却慌忙地后退一步躲开了诺亚的手。

“我……我……”泰罗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话,平时的能言善辩仿佛都丢进了马里亚纳海沟。他都能听到自己心脏砰咚砰咚的声音,刚刚和诺亚如此贴近让他的情况更严重了,可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和自己一样是男性的准有这种奇异的感觉。诺亚不知道泰罗究竟怎么了,更加担心起来。他牵住泰罗的手往山脚下走过去。他不了解人类的身体,去山脚下的一员才是更好的选择。泰罗此刻那儿还顾得上别的,他被自己奇怪的反应吓到了。一万两千年的年龄也可以对恋爱毫无经验,更何况对方是一个男性。泰罗开始为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这个沉静似水的青年,因为他帮自己指路还帮自己找到行李?或者是他身上那种仿佛经历了远超自己想象的岁月才会沉淀下来的那种沉稳?还是莫名想要亲近的熟悉感。

他突然觉得自己在什么时候,在某个地方一定是见过准的。或者是和他极其相似的什么,那件事一定是在很久之前,泰罗开始细细回想自己之前在地球是否遇到过类似的青年,却并没有什么结果,倒是让他想起来在自己还小的时候曾经降临过光之国的所谓‘神明’。

他对那段记忆其实是模糊的,毕竟那个时候年龄还太小,他也只记得自己曾在那位被称作神明的战士怀中玩耍,倒是那时候安心舒适的感觉和现在准身上给自己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

泰罗猛地摇了摇头,他怎么会把准和那位战士联系在一起?泰罗自嘲的笑了笑,他梦的站定脚步,迎着准透过来疑虑担忧的眼神,决定跟他在这里道别。

可是张开口,嘴边的话却变了。

“我没事,只是……刚刚突然有些想念家人了。”

 

 


评论(4)
热度(17)

© Si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