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的人请催促我去画画写文_(:з」∠)_

Vampire-Nino

佐泰

作为一头成年的雄虎,佐菲无疑是失败的。

被那头名叫贝利亚的黑熊夺去了领地,左爪受了伤,从此连奔跑都有些困难。

平日里只能捕捉一些小动物来果腹,对一头百兽之王来说的确凄惨了些。更何况佐菲还年轻,悲惨的境遇又放大了几倍。

佐菲本以为自己会如此这般的过完一生,却因为一次偶然的路过河边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天清晨,佐菲本打算去栖息地附近的池塘里饮几口水再去狩猎,在距离河边还有一段距离时便嗅到一股新鲜的血腥味。想是有什么来河边饮水的动物遭遇了不测,佐菲本不打算去多管闲事,但耳朵里捕捉到了极其细微的幼崽哭闹声和过分的寂静迫使佐菲向血腥味传来的方向迈开步伐。

此时正值夏初,河边密密麻麻的芦苇丛是很好的屏障,饶是佐菲嗅觉和听力都是极佳,在那样茂密的绿色草丛中也不免迷失了方向。

在自然的迷宫中兜兜转转了半个上午,口渴和饥饿把佐菲的耐心几乎消耗殆尽,那勾他进入芦苇丛的细细呼叫声早已微不可闻,引导他的只有愈发浓郁腥臭的血的味道。

终于,在拨开一丛绞缠在一起的草叶后,佐菲看到一头形体优雅的黑豹,她压倒了一片草躺在上面,脖子处的伤口血液早已凝固,身下的草也被干固的血水染成了黑色。

她早已死去多时,这倒符合了佐菲的心意,刚好他肚子饿了,如此从天而降的一顿大餐也不枉费他一上午的寻觅。

佐菲缓步走过去正欲下口,却发觉那头死去的黑豹姿势似乎有些怪异,她似乎在往自己的怀里保护着什么,就连死去后也僵持在这样的姿势。出于好奇,佐菲用头拱开黑豹的怀抱,惊讶的发现一团黑乎乎的小毛球缩卷在黑豹的怀里,此时已经因为饥饿和干渴没了声息,被佐菲拨弄也只是轻微的动了两下垂在脑袋两边的耳朵。

佐菲顿时明白了个大概,这团小东西恐怕是这头母豹的孩子,母豹被什么东西咬死,临死前带着自己的孩子躲在了这里。

可是即便如此,没了母亲的幼崽要怎么在残酷的自然里生存下去?佐菲有些唏嘘,但终究还是不忍心下口咬死那只注定死亡的幼崽。他低下头撕破黑豹的肚子,用黑豹的尸体填饱了自己的肚子。

进食间小毛球不知是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斑斓猛虎分解吞食发出咪咪的吼叫声,但终归太幼小也太虚弱,细小的声音只引得猛虎抬头望了他一眼。

泰罗本来是有着一个幸福的家的。

自然界中很少有雄性会帮助雌性抚育后代,泰罗的父亲便是那少数之一。

那是一头强壮有力的黑豹,体型比同类都更加健硕,能捕来露群里最强壮迅速的公鹿。对母亲和孩子却异常的温柔。

这样美好的家庭在昨天晚上遭遇了灭顶的变故。一头黑熊闯入了一家三口的洞穴,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父亲奋力迎战,但终究还是不敌,母亲也在战斗中被黑熊的利齿咬破了喉咙。

战斗的最后,父亲拼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和黑熊一起滚下悬崖,身受重伤的母亲把泰罗带到水塘边却终究抵不过死神的召唤,临死前无比悲伤的把泰罗抱在怀里,想要更多的保护自己的孩子一些。

即便知道这样幼小的孩子在自然中根本无法存活,也渴望他能活下去。

佐菲吃饱的时候泰罗已经连哭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失去家人的愤怒和对死亡的恐惧迫使泰罗在佐菲走过他的身边时扑上去捉住了佐菲的尾巴。

佐菲惊讶于这个小毛球还有扑出来的力气,扭头看着小家伙湛蓝的眼里流出的泪水沾湿了脸上的皮毛,不知是出于报复还是饿极了,泰罗呲出一口细细的牙齿咬在佐菲的尾巴上。

鬼使神差的,佐菲没有甩动尾巴丢飞泰罗。兴许是吞食了他的母亲,又或许是对幼崽的怜惜。佐菲转过身轻轻用牙齿叼起用他的尾巴磨牙的小毛团看了被自己吃剩下的母豹残骸一眼,向水塘的方向走去。

既然我吃了你,就让我来帮助你完成让你的孩子活下去的愿望吧。

佐菲把泰罗带到水边,想想让他喝些水回复一下体力后再考虑要给幼崽吃什么。被轻轻的放在水边的泰罗却不明白佐菲的意思,趴在原地直哼哼,佐菲低下头喝水示意泰罗照做,回过头却发现泰罗仍瞪着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趴在原地,透彻的蓝色里却只有模糊的倒影。

是看不清吗?

佐菲无奈的把泰罗叼起来放到离水更近的位置,却不料刚一松口,毛茸茸的小家伙往前一拱扑通一声像个毛绒球一样混进了水里。

一瞬间佐菲吓得尾巴上的毛都炸了起来,赶忙伸爪子下水去捞,可平时抓猎物时迅速有力的爪子要做到捞起水里的毛球着实不容易,佐菲又不敢伸出指甲,捞了两下也只是把泰罗在水里拨弄得晕头转向,担心小孩子被水淹到佐菲理智的放弃了爪子,俯下身用牙齿咬住泰罗的后颈把他提上了岸。

泰罗在水下呛了好几口水,被捞出来的时候委屈的呜呜直叫。佐菲用舌头舔了许久才算安抚下去,却也不敢再让泰罗靠近水边。

好在泰罗掉下去的时候灌进了不少的水,眼看着也精神了一些,佐菲便不再在水边停留,叼起毛已经被舔的不再滴水的泰罗往林子里走去。

只喝水是填不饱肚子的,这一点佐菲非常清楚,但没有养育经验的佐菲不知道该给幼崽吃些什么,他不是雌性自然没有奶水可喂。思索良久,他决定尝试喂给泰罗肉食。

自然是不会让这孩子去啃食自己的母亲的。佐菲把泰罗安放在自己居住的山洞里后,不多时便抓回了一只兔子。他把皮毛撕开露出鲜红的血肉的兔子放在泰罗面前,但从未品尝过肉食的泰罗哪里明白佐菲的意思,一股脑的要往佐菲腹部钻。

佐菲自然明白这个动作的含义,只好无奈的一次又一次把泰罗推到兔子旁边。

几次下来泰罗终于用尽了力气,委屈的哼唧着爬到兔子旁边,嘬起血淋淋的兔肉吮吸,只两口就吐了出来,咪呜咪呜的控诉难吃。

好在作为一个猎手,佐菲并不缺乏耐心。他用爪子和牙齿把兔肉撕碎成方便下咽的肉块,用头轻轻的推着泰罗催促他快些吃下去,泰罗抗拒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抵不住饥饿,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见泰罗终于进食了,佐菲也松了一口气。只要吃东西,就一定可以活下去。


评论
热度(15)

© Vampire-Ni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