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的人请催促我去画画写文_(:з」∠)_

Vampire-Nino

Beautiful days【架空,泰罗中心】

佐菲在银十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他迟疑了一会儿才回忆起自己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不认为送自己来银十字的人会是泰罗,他此刻大概已经离开这个城市去到了别处。

那样矫健的身手让佐菲没有办法不把泰罗和剧院的杀手联系到一起。他只些年来是怎样生活的,都经历过一些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佐菲无法想象的,但他知道,泰罗一定经历过极其残酷的成长过程,那努力的隐藏自己,封闭自己的内心的模样让佐菲胸口一阵发闷。他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自责自己为什么那么大意弄丢了泰罗,如果不是自己的失误泰罗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泰罗……”佐菲下意识握住胸前的挂坠,那是年幼时泰罗送给他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生日礼物。小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形状奇特的小石头,当作宝贝似的带在身边。泰罗失踪后佐菲把它穿上了绳子挂在胸前。只有这样才能在他难过的时候给予他些许安慰。记忆中那块石头有着尖锐的棱角,现在也早已被磨的圆润光滑。

艾斯走进病房的时候,佐菲就这么攥着吊坠发呆,他轻咳一声唤回佐菲的思绪。

“佐菲哥,你还好吗?”

“嗯。”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佐菲知道艾斯此刻大概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自己,他并不知道要怎么讲述泰罗的事和自己异样的原因,只好等着艾斯开口。

艾斯等了一会儿,实在无法忍受空气中弥漫的尴尬氛围开了口。

“大哥,你和东发生了什么?昨天下午的时候博伊来告诉我,说东家里乱糟糟的,人也不知所踪,紧跟着就接到讯息说你昏倒在路边被送去银十字。”艾斯看着佐菲的眼睛,微微皱起眉头。

“到现在我都联系不上东,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我没有权利知道事情的话,至少告诉我东现在是不是安全的,我把他当弟弟一样,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弟弟吗……”佐菲沉吟一下,叹了一口气。

“艾斯,这件事你有权知道。”佐菲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怎么说比较合适,艾斯安静的等待着。

“艾斯,家里不是有一个房间一直上着锁的那个。”

“嗯。”艾斯记得自己问过为什么那个房间一直上着锁,但是每次都被含糊过去,之后也被警告过不要询问关于那个房间的事情。

“其实,在你来到家里之前家里还有一个孩子。他是父亲和母亲亲生的,比你年龄还要小一些,长相和赛文有些相似,头上有和父亲一样的奥特天线,他很聪明也很特别,有着与生俱来的温柔,是个很可爱的小家伙。”随着回忆的挖掘,佐菲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我非常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可是有一天,我带着他去游乐园的时候,却把他弄丢了。”佐菲脸上的笑容变得苦涩。

“我去买冰淇淋,只是离开一会儿,他就不见了。就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找不到了。警备队全体出动也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后来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便都遗忘了他。”佐菲感到自己的脸上有痒痒的东西划过,他知道自己在流泪了,他以前是绝对不会说起这些事情的,如今终于说了出来,心里也放松了下来。

“佐菲大哥,你的意思是……东,就是我们那个失踪的弟弟?”

“嗯。我不会认错的,他就是泰罗。一定是的。”

“那,那快让他回家啊,为什么他……”艾斯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觉得双腿的力气无法支撑他继续站着,他扶着病床坐下。

“东,泰罗他……是剧院那件事的凶手……是吗?”艾斯感觉嘴里发干,嗓子眼里苦涩的难受。

“不可能的……骗人的,他是好孩子,不会做这种事!大哥你不是也说他是个温柔的孩子吗?!”

佐菲没有回答艾斯的质问,他已经确认泰罗就是那个杀手,但像艾斯一样不想承认。他刚找到的弟弟,那是他最重要的人,佐菲不想站到泰罗的对立面,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狠下心对泰罗刀剑相向。他对泰罗的感情太深刻太沉重,已经到了超越亲情的程度。

“我要去找他,把一切都说清楚!他不是那种会杀人的家伙!”艾斯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去。

“艾斯!”佐菲迅速抓住艾斯的手制止了他。

“艾斯,你不能战斗,这样去找他会有危险的!”

“佐菲大哥!他不是你一直想找到的弟弟吗?!为什么你不去相信他?!”艾斯愤怒的甩开佐菲的手。

“我相信他绝对不会伤害我,我现在不是警备队队员,佐菲队长就不要为我操心了。”

“ 啪!”

佐菲的耳光让艾斯安静了下来。

“我也想相信他不是杀手,但有些事情不是我们相信就可以的。艾斯,我现在不是作为警备队队长,而是作为一个哥哥的身份再阻止你。”顿了顿,佐菲平静了一下心情。

“我已经碰触到他的底线了,所以他急于逃避甚至不惜暴露自己。再贸然接近的话只会把他越逼越紧,如果他做出伤害你的事情的话……”佐菲咬了咬牙。

“那我就不得不把他作为敌人。即是他是泰罗。你明白了吗?艾斯。”

“对不起……”艾斯听懂了佐菲更深层的意思,他沉默了许久后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我答应在弄清楚所有事情之前不会把泰罗是杀手的事情告诉别人,但这件事只能由我来调查,你不能插手。”

“嗯,一定要证明东,泰罗是清白的啊。”

“我会尽力的。”

泰罗来到这个城市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被警备队通缉让他有些意外。他本以为佐菲说那些话的目的是为了扰乱他的心思,好让自己束手就擒,可逃跑后这么悄无声息的这么久,反倒让他有些拿不准佐菲在想些什么了。

不过没有被追查的感觉也不错,泰罗伸了一个懒腰。这个时候咖啡馆的人不算多,除了泰罗就只有一对正腻在一起说悄悄话的情侣。服务员懒懒散散的在柜台旁聊着八卦,时不时往泰罗的方向瞥一眼,小声讨论他有没有女朋友。

泰罗在其中一个女孩看向自己的时候冲她笑了一下,果不其然听到女孩小声的尖叫。他今天穿着简单的白衬衫,胸口的扣子解开到第二个露出锁骨和一半胸口。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懒散的模样看上去很像是从牛郎店里走出来的一样。他看似随意的看着窗外,这座咖啡厅位于建筑的顶层,拥有良好的视角可以俯览城市的大部分景色,甚至能看到城郊的警备队支部。

虽然谈不上讨厌,但是泰罗实在是对警备队没办法报以好感。因为之前的事,和自己想要信任的艾斯大叔竟然曾经是警备队的,还有就是警备队的队长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泰罗非常在意为什么佐菲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他为什么能查到这些?而既然已经查到自己的名字,想必也早已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可为什么到现在都过去了三个月却还没有人来抓自己?

泰罗隐约觉得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他也不认为堂堂警备队队长会那么容易就被自己偷袭得手。是什么原因让他对自己毫无防备?难道真的如他所说,他是自己的哥哥?

那怎么可能!泰罗甩甩头把这些扰乱他注意力的东西丢到脑后,他接到一单酬金丰厚的活,只要暗杀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医疗器械公司的社长,就可以得到170万光之国货币。70万的定金已经收下,泰罗现在在做的就是观察目标。

这个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目标公司的社长办公室,经过一周的调查,泰罗不觉得那个公司的社长死掉对别人会有什么好处,那家公司规模很小,做的也不过是类似于生产拼装一些机械设备的工作,一年下来挣的钱还不如自己这次的定金多。实在很难想象会有谁会窥探这样一个在破产边缘挣扎的公司。

多半会是仇杀吧。

泰罗端起面前的杯子,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起身离开咖啡馆,他先去楼下商场的储物柜拿出一个黑色的包裹,去了一趟卫生间,再出来时已是另一身行头。

宽大的长宽连帽衫遮住了纤细的身形,他戴上帽子,因为角有些碍事所以费了点时间。每到这个时候泰罗就不得不怨念自己脑袋两边的这两个天生挂件,太显眼了,导致他隐藏起它们的时候总是要多花一些时间。好在帽子足够大,虽然有些撑起但勉强隐藏这明显的特征。

泰罗走出商场时,目标也刚好出现。泰罗远远的尾随在目标身后,按照前几日的观察,目标这时应该是准备回家,目标是单身,正是下手的好机会。泰罗觉得没有必要再在这个任务上浪费时间,兜里的枪已经打开了保险,只要等他走到人烟较少的地方就可以下手。

可今天目标却没有直线回家,他在人群中七拐八拐,走进一个还未完成施工的建筑工地,看了看四周没人后快步走了进去。

泰罗等他走进黑洞洞的楼道后从藏身处走出来,他想不明白目标为什么会来这里,他悄无声息的跟了进去,没走几步就听到刻意压低的说话声。

“东西已经弄到了。”

“很好,下周那边会派人过来,听他们的指挥就可以了。”

“那,钱什么时候……”

“下周那边的人过来后会打到你的账户上。”

屋里的人似乎达成了共识,泰罗听到有脚步声朝自己这边走过来,他赶忙躲藏到一对建筑废料后。两人没有发现自己的对话被人偷听,仍自顾自地说着。

“对了,警备队那边你要多加注意点,我觉得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

“放心吧,我只是一个小公司的社长,入不了他们的眼。”

“谨慎一点总没错,被发现的话,那边的人会很生气的。”

“知道啦。”

泰罗等脚步声完全消失后才从建筑废料后面小心翼翼的走出来。被偷听到不得了的事情了,泰罗把手枪的保险栓挂上,这个‘普通的医疗器械公司社长’还要更深入的调查一下才行。

刻意搜查下来得到结果还是很快的,泰罗只花了半天的时间就弄到了前两日医疗公司大量购买的机械零件清单,细细看下来泰罗很快发现了混杂在医疗器械零件中的异常。他把那些机械零件在脑内尝试组合,得到的结果让他都吃了一惊。

没想到是那么危险的东西,这个医疗器械公司社长还真是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但泰罗更在意的是他们谈话中提到的‘那边’。有能力在光之国搞出这种事的,在宇宙中也没有多少势力能够做到。排除了正在战后修养的黑暗帝国和Boss失踪的黑暗王朝,泰罗倒抽了一口气。

竟然是他们!

泰罗没有再细想下去,他预感到不久之后光之国的和平大概会被打破,如果放任不管的话,这颗星球毁灭也不是没有可能。但那边的人想混入光之国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除非在光之国有权势的人在暗中帮助……

泰罗想起之前在剧场和再往前数的几次任务也是暗杀光之国各类政治人员。而联系自己的客户虽然更换了ip,但语气上还是有迹可循,说他们是一个人也不过分。泰罗突然有些好奇起这个客户的身份来。从他自己收集的这些资料来看,他可能是察觉到了那些人私下在做什么,但碍于身份不能出手,所以才借自己的手除掉他们。而会顾忌身份就说明他在光之国也是非常知名的人士了,有可能是警备队的高层。

这个认知让泰罗有些不高兴,自己被警备队的人利用了那么久,怎么想都开心不起来。

而且还把自己卷入了那么危险的事情里。泰罗打定主意等查到这个神秘客户的身份后一定要狠狠的整他一顿,否则不足以消除心里的闷火。

但是目标还是要杀的,不光是因为收了定金,泰罗自认为还是挺喜欢光之国这个地方的,自然不希望它受到破坏。


评论
热度(12)

© Vampire-Ni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