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的人请催促我去画画写文_(:з」∠)_

Vampire-Nino

Beautiful days【架空,泰罗中心】

赛罗被自己老爹塞了一个麻烦。

现在那个麻烦正被五花大绑着丢在赛罗的究极警备队会客厅的地板上。

带着个麻烦过来的人是雷欧,他虽然并不能理解自己的师父要把这个被警备队通缉中的杀手秘密送到赛罗这里,还千叮万嘱的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更要保护他的安全还不能被他跑掉,但师父的话就是绝对,雷欧没有什么怨言就把不断挣扎的人扛去了赛罗那里。

他看着被堵住嘴的青年面容上和赛文有几分相似,甚至比起赛罗更像一些.这让雷欧忍不住往别的地方瞎想。但从年龄上看起来又没什么可能性。

赛罗对自己老爹的这种行为非常不满,他向自己师父好一阵抱怨后,得知这个人是警备队正在通缉中的罪犯,是一名手段残忍的杀手后,也有些来了兴趣。

“为什么老爹要保护他?”赛罗问出来雷欧也好奇的疑问。

“我也不知道,但是队长都这么说了……总之先听队长的,不要把他的事情泄露出去,你们也要注意安全。”雷欧反复叮嘱赛罗不能解开泰罗手腕上的绳索后,才有些不放心的离开。

雷欧离开后警备队的小鬼们才一拥而上,把‘麻烦’团团的围在中间。

“杀手唉!我第一次见到,好酷!”红莲火焰凑上前细细的打量着。

“赛罗,真的不可以解开绳子吗?他看上去很痛的样子。”内心善良的镜子骑士询问着。

“而且他看上去也不是坏人啊。”

“可老头说他是个很厉害的杀手……”

“那就只把嘴上的胶带撕掉,这样总是没问题的吧。”这次赛罗并没有阻止,封住嘴巴的胶带被除去后,泰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打量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小鬼们,露出毫无危害性的微笑。

泰罗温和的性格使得他很擅长和人搞好关系,特别是和小孩子们。

他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和究极警备队的五个成员打成了一片,虽然出于安全考虑他们拒绝接看捆绑着泰罗手脚的绳子,但也已经熟悉了起来。泰罗也并不想伤害这些天真的少年,他的工作原则是不会轻易伤害工作无关的人员,更何况还只是几个孩子。

吵吵闹闹间过去了数天,泰罗的伤势早已经痊愈,他在一个深夜决定离开。那些绳索并不能真正的困住他,泰罗只废了些许力气就挣断了看上去绑得非常结实的绳子。

这些天他躺在床上也没有闲着,结合从赛文那里得到的情报,他十分确定警备队中有人和贝利亚暗中勾结。而那个人身居高位,权势之大连赛文都不敢在明面上做出行动。他这次也只不过是干掉了一个接头人,贝利亚和隐藏着的那个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泰罗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相信赛文,就算他是自己长期的客户也不该如此的,作为一个杀手应该更加谨慎小心才对,可他又实在找不出赛文言语里的漏洞,更何况现在自己杀了那么多和警备队叛徒有关的人,日后被找出来也一定会被被认为是赛文一派。泰罗不得不信任他。

而且……

泰罗暗暗握住手中的小型信息储存器。

这是他被绑起来送到赛罗这里之前赛文悄悄塞给他的,里面是有关梦比优斯这些年来的全部信息,以及一张全家福相片。相片中年轻的夫妇怀里抱着的孩童和泰罗幼年时期的样貌一模一样。

泰罗对全家福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作假出一张相片太过容易,却也想不出赛文到底是为什么要放上这样一张相片。他应该也是知道的,光辉荣耀的警备队大队长一家是不可能容纳下一个杀手做家人的。他把全家福的事情抛到脑后,犹豫着却没有直接删除,泰罗把注意力转移到梦比优斯的信息上。

头部受到过重创……所以不记得自己了吗?

泰罗面色有些复杂,继续看下去没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他关掉显示页面,按住自己的额头揉了揉。赛文真是狡猾极了。有梦比优斯在,泰罗也不得不陪他淌这趟混水。如果被那边的人认出梦比优斯的话,那孩子恐怕就会有性命之忧。那个人的残忍泰罗再清楚不过了,他绝不会让那个孩子第二次‘死掉’。赛文也正是拿准了这一点。虽然泰罗还不清楚赛文是如何得知自己和梦比优斯的关系,但以赛文的能力那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潜行对于泰罗来说实在不要太简单了。几天下来他早已摸清了究极警备队各处监控的位置所在,和可能的监控死角。悄无声息的走到大门前,泰罗注意到本应该反锁着的门是虚掩着的。泰罗的心头掠过一丝警觉,这个时间那五个小家伙都应该睡死了,不可能出门。他仔细看了看电子锁,在锁头发现一小块异样的刮痕。熟知这方面知识的泰罗立刻发现这是从门外强行撬锁才会弄出的痕迹。

有人入侵!

泰罗反身向赛罗他们的房间快步冲了过去。

静谧的夜色中伸手不见五指,泰罗凭直觉分辨出入侵者在赛罗的房间,他顾不上通知其他人,飞起一脚踹开房门。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甜味,在门被踢开后顷刻间消散无踪,入侵者的匕首正朝谁的毫无知觉的赛罗胸口直插下去,泰罗想都没想伸出手,用手臂拦住刺下的刀刃。

入侵者见行迹败露,冲向窗子打算逃跑,泰罗拔下手臂上的匕首,不顾鲜血四溅和手臂上的疼痛,直接扑向打算破窗逃跑的入侵者。那人见泰罗不肯善罢甘休,回身的同时后撩踢,却不料泰罗另一只手握住匕首刺了过来。

“你是谁?”入侵者腿上受了伤,他不明白怎么刺杀一个小鬼还会这么麻烦,拿到的资料上这个小鬼身手虽然不错却没听说过还带着一个保镖的。泰罗没有回答,再次扑了上去,两人扭打成一团。

因为泰罗踹门惊动了警报系统,惊醒过来的红莲火焰赶过来就看到赛罗躺在床上不省人事,金色的血液在黑暗中异常鲜艳。急忙扑上前去查看,好在赛罗只是被药物迷晕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碍,他们才注意到正在和入侵者打斗的泰罗。

两人都已经负了伤,泰罗半跪在地上。腹部被膝踢击中,合着手臂上的伤口痛的他直咧嘴。对方比起他来也好不到哪儿去,一条腿因为骨头折断扭曲成怪异的形状,两人对持着,见赛罗的同伴赶来,侵入者再次试图逃离,泰罗一个箭步扑上前去,在擒住那人的瞬间,在场的人都听到一声闷响。泰罗只感觉到腹部一阵滚烫,紧跟着是剧烈的疼痛。他这才注意到侵入者手中的枪,他抓住侵入者的肩膀,受伤的右手握着匕首用力插进侵入者的侧颈,直至刀刃完全没入后才拔出。而就在着个瞬间,又有两发子弹携带着沉闷的声响镶入泰罗的腹中。

侵入者的鲜血从脖子喷溅的到处都是,他趴在窗户上很快失去了气息,泰罗后退两步,靠着左侧的墙壁跌坐到地上,冲看呆了的红莲等人招招手。

“去吧赛罗送去银十字,叫警备队过来吧。”

“泰罗前辈,您……”镜子骑士注意到泰罗腹部不断留血的伤口,焦急地走了过去。

“麻烦扶我一把,回房间……拿些药过来,我不能去银十字。”

“你在说什么蠢话啊,伤这么重是会死的!”红莲火焰也刚抱起赛罗,听到泰罗这么说嚷嚷道。

“我是杀手啊。”泰罗对着红莲火焰眨眨眼睛。

“你们快点,我快失血过多了。”


评论(32)
热度(16)

© Vampire-Nino | Powered by LOFTER